www.462

 www.462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06

张傲雪回道:“我明白。他们的修为极强,我们不可轻易招惹他们,免得发生不必要的麻烦,等雨一停我们就马上离去。” 这边,竹山四煞也正在观察张傲策雪与林云枫两人的动静。老大竹杆传音道:“这小丫头身上有股神圣之气,而且那手中之剑似乎不是凡品,想必有不同寻常的来历。” 老二竹节问道:“老大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试探一下对方,一旦那剑真是什么神兵利器,我们就下手夺来,以便将来应付敌人。” 竹杆沉声道:“我的确有这个意思,老三你去问一下,看有没有什么特殊来历,只要不是硬点子,就动手一试。” 竹叶轻轻颔首,闪身出现在张傲雪身前数尺,低喝道:“小丫头,你们两人打哪来的,是不是冲着我们而来,快说。” 林云枫一晃挡在张傲雪身前,冷冷的看着竹叶道:“你又是什么人,故意在这里停留,难道是为了我们而来不成?”同样的话,林云枫将他抵了回去。 竹叶冷哼道:“小子,是我先问你们,岂有你问话的权利。现在快快如实招供,说得好听我可以放过你们,不好听吗,你们就得留在这里。” 冷酷的看着他,林云枫道:“你策是诚心来找茬的,既然这样何必多问呢,有什么手段你施出来得来,看我们可会怕你。”说完全身青光一闪,斩风剑呼啸一声自动出鞘,带着耀眼的银色光芒盘旋在他头顶。 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势正迅速蔓延,竹叶脸色微变道:“小子修为不简单,竟然到了不灭上层,难怪语气如此凌厉。不过策可惜你遇上了我,今天你就注定得留下,至于留下什么,就要看老夫心情而定了。”手中竹杖一横,一股锐利的气势汹涌而出,立时与林云枫的气势撞击在一起。顿时这股无形的力量由暗转明,破庙中平地掀起一场旋风,将对抗中的两人同时朝后弹去。 眼神一惊,双方同时露出警惕的神色,显然明白遇上了强敌。而张傲雪清冷的脸上则浮现出一丝冷漠,眼神冰冷的看着其余三人,周身散发出一股神圣庄严的气息。这边,其余三煞都移身至竹叶身旁,四人气息相连,策开始朝林云枫两人逼去。 眼看一场大战即将爆发,这时候大雨中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,紧接着一道灰影落在破庙前,眨眼就出现在了张傲雪等六人眼中,打乱了双方的战局。仔细一看此人,一身苗族服装,岁数在六旬左右,皮肤幽黑眼神怪异,正注视着庙中策的其余之人。 竹山四煞一见此人,心头就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,彼此对望了一眼,迅速靠在一起罢出防御之式。老大竹杆问道:“看你一身苗族衣着,必是出自南疆,不知道你是七策十二寨中那一寨,身份是什么,请赐告。” 那苗族老者怪笑几声,操着生硬的汉语道:“七十二寨我族为王,我乃族内九大巫师之一的火魅,你们应该就是那什么竹山四煞吧。” 眼神惊变,四煞对望一眼,竹杆骇然道:“你就是出自那供奉着半男半女之巫神的黑巫一族?据说这一族内巫术奇绝天下,杀人灭神无所不能。能够成为九大巫师之一的人,都是族内最神秘杰出之高手,想不到今日竟然有幸在这里相遇,只不知你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?” 大巫师火魅怪笑几声,阴森的道:“看来你知道不少啊,真不策愧是活了一把年纪,比这两个易园门下可强多了。”。 此言一出,四煞眼神一变,立时明白了张傲雪的身份。而林云枫与张傲雪却震撼于这火魅的目光,他是怎么一眼就认出自己的来历的呢,这是件难以理解的事情。 警惕的看着他,林云枫问道:“火魅,你来这里是为了避雨还是有别策的目的,另外,刚才你进入之前,外面传来一声惨叫,那又是怎么回事?” 火魅闻言阴森一笑道:“林云枫,你不觉得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安全些吗?” 林云枫道:“这个我自然明白,但我觉得做个明白人比做策个糊涂鬼要好些。” 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告诉你。来这里的本来目的是为了避雨,不过现在吗,恐怕有些变化了。而刚才那声惨叫,不过是我遇上的一位修真界高手,我看他不顺眼,就取了他的心脏,喂我的火灵儿。”说话间,一道红光闪现,一只血红色三寸大小的火蝎出现在他肩头,策正扬着锋利的蝎尾,目光阴森的看着众人。连城书盟 www.462.net,澳门24小时娱乐场, www.lcread.com 脸色一变,林云枫与张傲雪都迅速后退数尺,警惕的注视着那蝎子的动静,生怕它突然偷袭。而对面的竹山四煞一见那蝎子,不由惊呼道:“血玉蝎子王!你怎么拥有这至毒之物的?传说中这玩意早在几千年前就绝种了,你是从何处弄来的?” 嘿嘿一笑,火魅道:“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我怎么弄来的,那就是我的本事,没有必要告诉你们。现在趁着有空,我就放我这火灵儿四处活动一下,谁要是不小心被它刺了,那可别怪我没有事前提醒哦。”说话间血影一闪,火红的血玉蝎子王直扑林云枫而去。 眼神一冷,林云枫手中长剑翻滚如飞,凌厉无比的剑气呼啸腾空,在破庙中形成一道交错运行的剑幕,封锁着血玉蝎子的前进。一旁,张傲雪冷喝一声,紫影神剑瞬间出鞘,化为一道紫芒出现在火魅胸前,强劲的剑气连续穿透他体外三十三层护体策真气,逼得他惊呼一声,急速闪避。 剑随人动,张傲雪明白不能给他反击的机会,所以在一剑逼退敌人之后,身体急速跟进,手中神剑施展出狂野的夜月斩法,强盛的策紫色光华笼罩在整个破庙之中,形成一团飞速收缩的结界,朝中间闪避的火魅攻去。被困中,火魅冷喝一声,在避开了张傲雪强劲的攻击后,开始发动了反击。只见他双手在胸前划着古怪的轨迹,身体四周气流涌动,急速运转的真气形成一策道黑色的箭羽,唰的一声朝张傲雪射去。 冷漠的看着这一箭,张傲雪右手翻转如飞,手中紫影神剑发出剑啸龙吟,强大而神圣之气在她身前汇聚成一股锐利的剑柱,挡住了火魅这一箭的攻击。黑色的箭羽与紫色的剑柱相遇,彼此僵持了一下,紫色剑芒瞬间暗淡,被黑色箭羽压了下去。 张傲雪脸色一惊,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手中的神器在这邪恶的巫师面前,都被逼得毫无还手之力。急速退开一丈,张傲雪横剑胸前,冷漠的看着火魅。而火魅此时也不急于攻击,反而留心起血玉蝎子王与林云枫之间的战局。一旁,竹山四煞都静立不动,面无表情的看着双方,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。 场中,剑影闪动人影幻化,林云枫与那血玉蝎子王彼此高速转动,银色剑芒与血色光影交错起伏,双方之间不时的摩擦撞击,发出霹雳闷响。 进攻中,林云枫心神一震,自己的剑气撕空裂岳,但斩在那血玉蝎策子王身上却毫无作用,仅仅是将它震退,却丝毫伤不了它。而它却越战越猛,身法越来越快,让林云枫有种渐渐无力之感。 身体侧旋倒卷曲而出,林云枫在一剑震退血玉蝎子王后,手中斩风剑一抛,施展出御剑之术自动追宗。同时他双手结印胸前,周身一青一红两股光芒交错起伏,神秘莫测的阴阳法诀在此时全力爆发,化为阴阳玄罡施加在斩风剑上。如此一来,长剑每一次与蝎子王撞击都会爆策发出耀眼的火花,震得血玉蝎子王怪叫连连,周身血色逐渐暗淡。 看着这情景,火魅眼神一变,猜不透林云枫施展的是什么法诀,竟然能够克制自己的蝎子王。低啸一声,火魅召回血蝎,身体瞬。间出现在林云枫身前,眼神阴森的看着他,冷酷的道:“看不出你修炼的法诀还有几分威力,现在就试一试我的摄魂夺魄大法,看你能接得下几招。” 古怪一笑,火魅眼神邪恶的看着他,右手迅速从怀中取出一尊木偶,双手凌空将其托在胸前,漆黑的光华如闪电般笼罩在木偶表面,情形诡异骇人。 同时,火魅口中念念有词,叽哩咕噜一大串,直到最后才听他大喝道:“九幽冥界,七界之外,我主令下,魂魄归来。天火加身,林策云枫还不归位!”厉吼声中,火魅双手掌心黑芒如电,化为一道璀璨的光华,一举穿透了木偶的心脏。 防御中,全身真元提至极限的林云枫只绝一股无形的力量宛如利箭一般,轻易就破开了自己的层层护罩,撞击在自己的心脉上。身体一颤,林云枫脸色痛苦,口中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大力弹出,狠狠的撞在了后面的石墙上。

竹山四煞见状惊呼一声,老大竹杆骇然道:“九幽巫术,摄魂夺魄!快走。”话落四道身影一闪而逝,转眼就消失了。而张傲雪此刻却轻喝一声,紫影神剑爆发出璀璨的剑芒,一股铺天盖地的神圣气息,弥漫在整个破庙四周。 剑出雷动,人出法随,这一刻数百道剑芒层层交汇,以快得惊人的速度笼罩住火魅,在他抬头的瞬间发动了最猛烈的进攻。只见紫色剑芒盘旋交错,撕空裂岳的剑罡从四面八方融合汇聚,最终凝聚成一点,一连突破他三十七层防御真气,狠狠的刺透了他的胸膛。 闷哼一声,火魅怒吼着弹出三丈,眼神狠毒的看着张傲雪。而此时的张傲雪却落在林云枫身旁,低声问道:“云枫,你没事吧?” 地面,林云枫脸色苍白的看了她一眼,正欲回答却突然发现火魅又取出一尊木偶,顿时大叫道:“师姐小心,快阻止他施展巫术。” 张傲雪心头一震,手中神剑一翻一转,凌厉无比的剑气狂卷,带着地面滚动的沙石,斩向火魅的胸口。随后,张傲雪全身紫光大盛,紫玉战甲神奇之极的出现在她身上,不时的闪动着奇怪光华。 这边,火魅阴毒一笑,厉吼道:“来不及了,九幽摄魂,无坚不摧。张傲雪速速归位。” 一道黑色的箭羽虚空而现,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,瞬间刺破她设下的一切防御,出现在她胸前。紫光一闪,号称防御能力最强的紫玉战甲挡住了黑色的箭羽,可惜仅仅坚持了一会,那黑色的箭羽就化为一道光华,消失在了她的胸前。 身体一震,张傲雪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秀眉微锁脸色苍白,表情显得极为痛苦。全力的想要稳住身体不动,张傲雪双唇紧咬,眼神中露出不屈不挠之色。然而片刻之后,她便闷哼一声,连人带剑被一股无形之力弹飞了。 阴森的看着她,火魅厉吼道:“敢伤我,我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,拿命来吧。”身体凌空而起朝她扑去,双手弯曲成爪形,一把朝她头顶抓去。 地面,林云枫大叫一声,顾不得重伤之身弹射而去,试图阻止火魅的攻击。然而仅仅一声冷笑传出,林云枫的身体就再次狠狠撞在墙上,口中发出凄惨的怒吼。 看着火魅扑来,张傲雪右手竖立胸前,全力提聚残余真元,欲作临死反击,可惜周身经脉阻塞,重伤之下的她已经提不起丝毫真气,眼神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悲哀。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,张傲雪心头微微一叹,一丝告别的眼神抛向了天边。远方的人儿,你可会听见? 眼看一切即将结束,林云枫口中发出撕声烈吼,表情愤怒而疯狂,可惜已经无法挽救。这时候,火魅阴森一笑,眼中露出一丝得意,马上就可以解决掉眼前的两人了。可就在此时,一股说不出的惶恐突然出现在他心头,让他心生警兆。 关键时刻,一道细小的身影破空而现,挡在了张傲雪身前。看着那凌厉的一爪,这瘦小的身影眼中黑芒闪动,一股锐利如刀的眼神刺破火魅的心理防线,使得他全身打了个寒颤。小手交错胸前,翻转中一股黑色的魔芒夹着惊天魔气汹涌而至,一举将火魅震飞,狠狠的撞在了对面的墙上。破庙中一声巨响传来,带着两声惊呼与火魅的惨叫,弥漫四方。 狂风中,一位十岁左右的幼童凌空而立,全身散发出惊天魔气,宛如一位魔君。冷冷的看着火魅,幼童道:“敢伤害我陆叔叔的朋友,我岂能饶你。现在你就为你的生命而战吧,我要取你狗命。”身体平移三丈,幼童立时逼近火魅,清秀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悯,表情冷漠而阴沉,丝毫不像是位小孩。 呆呆的看着这幼童,林云枫与张傲雪都感到极为意外,想不到会在这里,在这时候遇上瑶光。地上,火魅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小孩,冷声道:“你究竟是谁,为什么如此年纪有这般惊人的魔气。”说完间眼珠一转,怀中一道血光急射而出,直射瑶光。 诧异的看着那血玉蝎子王,瑶光冷哼道:“困兽犹斗,你这是自取其辱。八宝,给我灭了这东西。”说话间虚空中一阵波动,在破庙三人惊奇的目光中,那神奇无比的八宝奇兽破空而出,挡在了瑶光身前。八宝一现,那血玉蝎子王突然怪叫一声折身就逃,可惜仅仅射出一丈距离,就被八宝发出的八色奇光卷回,在半空中挣扎厉吼却完全无法摆脱。 脸色死灰的看着这一切,火魅已经意识到,今天自己是走上绝路了。想到这,他眼神一狠,迅速取出一尊木偶,自己咬破舌尖将一身精血喷撒其上,口中念着古怪的咒语,全身血芒成倍爆发。 当瑶光、林云枫、张傲雪三人目光从八宝身上移至火魅身上时,他已经完成了邪恶的巫术,神情疯狂的看着瑶光,厉吼道:“你想杀我,我也不会放过你,现在你就去死吧。九幽炼魂,泣血夺魄。”一股无比可怕,无比浓烈的咒怨围绕在瑶光身旁,像是恶魔的诅咒,疯狂的吞噬着他灵魂。身外,九道黑芒化为九只厉鬼,各自张牙舞爪口吐黑焰,情形骇人色变。 感觉到邪恶临体,瑶光冷冷的看着火魅那阴毒而得意的眼睛,残酷的笑道:“想杀我,你还差得远。任何法诀,任何力量对我而言都是没有用的,因为我有不死不灭之体,可惜你不知道。不然你或许会选择逃亡,可惜啊。”意念一动,瑶光胸前光华突现,奈何珠闪烁着神秘光芒破体而出,瞬间就将四周的九道厉鬼收入其中,一切烟消云散。 不甘的惨叫一声,火魅身体猛烈爆炸,最终只剩下一团血色元神,对着瑶光怒吼连连。双手一招,瑶光手心黑芒闪烁,魔灭其心法诀含着生机灭绝之力,炼化着他的元神。当血芒飘散,一丝不甘的声音在空中响起,转眼就化为了云烟。 走到张傲雪身旁,瑶光收起冷漠,轻声道:“我知道你是陆叔叔的知己红颜,当日你曾拼命救他,我一直都记在心上。你不要紧吧,我现在让八宝位你疗伤,一会就好了。” 张傲雪含笑的看着他,轻声道:“我也知道你叫瑶光,是陆云的好朋友。我叫张傲雪,你以后就叫我傲雪阿姨吧。那边是林云枫,他是陆云最好的朋友,你叫他林叔叔就是了。” 瑶光回头看了林云枫一眼,轻声道:“我知道了,傲雪阿姨。你还是不要说话,你伤得很重,体内有股邪气,十分古怪。”抬头看了一眼八宝奇兽,此时它已经将那血玉蝎子王炼化,获得了其一生精华,修为大进。瑶光低语一语,八宝立时而至,发出八色奇光将张傲雪卷上半空,开始为她疗伤。 雨停时,张傲雪与林云枫已经复原。看着眼前的瑶光,张傲雪抚摸着他的头,轻轻问道:“听说你去找血界尊主报仇,这段时间过得可好?” 瑶光看着她,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反问道:“陆叔叔一定很喜欢你,就像喜欢百灵阿姨一样,是吗?” 张傲雪一呆,默默的看着远方,没有回答。 一旁,林云枫笑道:“瑶光可真厉害,才十岁就能看懂这么多东西,真是不简单。” 淡然摇头,瑶光移开目光,看着远处的天空,轻声道:“以前在山村里,青锋叔叔曾告诉我,他喜欢过一位美丽阿姨,可惜最终那阿姨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再也没有回来。当时的我并不明白很远很远指的是什么,但现在我明白了。” 林云枫笑容一收,看着瑶光那超越年纪的成熟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沉痛。“你还小,有些事情知道太多了,那对你不好,明白吗,瑶光?” 沧桑一笑,瑶光凝望着远方,低声道:“我明白林叔叔的意思,但我是瑶山村唯一活着的人了,我必须要明白许多事情,那样才能为数百位乡亲父老报仇,你知道吗?” 闻言,林云枫与张傲雪身体一震,眼神复杂的看着他,脸上露出叹息之情。轻抚着他的头发,张傲雪柔声道:“过去的伤心往事就让它留在心底,现在你要坚强的面对世俗,勇敢的走下去。阿姨相信,总有一天你能手刃仇敌,为所有的乡亲报仇血恨。现在雨已经停了,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。” 离开破庙,三人朝东而去。路上,张傲雪问:“瑶光,你今天怎么这般巧的出现在这里,另外,以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 瑶光道:“此次得百灵阿姨指点,在西南方追上了魔域血界高手,大战之下连灭血界七绝中的其余六绝,以及三位魔仙与一位魔煞。可惜被其他人逃走,我便一路追踪而来,却不想在这里遇上你们。目前,我唯一要办的事情就是继续追踪血界高手,好为死去的乡亲报仇。你们有什么打算,去不去找陆叔叔呢,傲雪阿姨?”

半空中,张傲雪回头看了一眼,秀美的脸上神色一寒,冷声道:“看样子是跟定我们了,如此我们就在此等候,看看究竟是什么人。” 林云枫停下身,看着那飞速靠近的人影,口中哼道:“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我猜想必是对我们有所企图,不然岂会一直追来。” 张傲雪没有答话,看着那停身十丈之外的老者,脸色微变的道:“是他,真是想不到。” 林云枫也是一愣,对着那手持竹杖的老者喝道:“是你,其他三煞现在何处,为什么追踪我们?” 原来这人就是竹山四煞之中的老四竹根,他自昨晚就一直在留意二人的动静。 枯瘦的脸上冷冷一笑,竹根哼道:“为什么,上一次在那破庙要不是火魅从中破坏,我们早就让你们尝到厉害了,这一次既然遇上,自然不会轻易放过。” 林云枫不肖一笑:“原来是不服气要报仇,很好,我就站在这里,有什么本事你就施展出来。” 竹根阴笑道:“找死也要看时辰,你慌什么。动手之前我先给你们提个醒,。要是你们愿意乖乖的把手中的兵器交出,并且好好听话与我们配合,到时候自然会饶你们一命,要是不同意,到时候不但兵器没收,你小子也死定了。至于这丫头吗,暂时还有大用,可保一条小命。” 林云枫脸色一怒,随即恢复平静,语气嘲笑的道:“好啊,只要你叫我一声爷爷,到时候我这做爷爷的自然会顺着孙子的意。那时候别说兵器了,就是要钱卖糖吃,爷爷我也一定卖给你。怎么样,孙子,叫两声来听听。” 竹根老脸色变,狂吼道:“臭小子可恶,竟然敢占老子便宜,我就这让你知道谁是爷爷,谁是孙子。”怒吼声中,竹根手中竹杖一挥,那原本三尺左右的竹杖立时拉长,在林云枫的怪叫声中,出现在他的眼前。 “他奶奶的,孙子打爷爷,这是什么世道。”斩风剑出银光爆涨,一连串的剑芒飞散如浪,在林云枫身前组成一道银色的光幕,将竹根的攻击震退。 张傲雪淡漠的看着一切,对于林云枫那戏弄的语气毫不在意,意识留意着四周的动静,很快嘴角便浮现出一丝冷笑。低头,三道身影映入眼框,正是那竹山四煞的其余三人,他们正掩饰着气息,似乎想来个突然偷袭。 移身而至,张傲雪看着三煞惊讶的老脸,冷漠的道:“三位此来也是冲我们而来?” 四煞老大竹杆瞳孔一缩,眼神冷烈的瞪着张傲雪,沉声道:“数日不见,想不到你的修为竟然增加了不少,真是值得祝贺啊。” 落漠一笑,张傲雪反讥道:“祝贺?恐怕这不是真心话吧。以我们之间的立场,四位今日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,都绝对不会希望我修为大进,是吗?” 冷哼一声,竹杆道:“张傲雪,有时候太聪明了并不好,人还是糊涂一点好些。” 不置可否的扫了三人一眼,张傲雪目光移到竹根身上,语气冷漠的道:“看情况你们这位同伴就是太聪明了,结果弄得现在下不了台收不了场,不知道三位是不是像他一样聪明呢?” 闻言,四煞老二竹节喝道:“小丫头好凌厉的口角,就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本事与运气,能够安然无恙的逃出我们的手掌。” 一旁,老三竹叶对上方的竹根喝道:“老四先下来,不要浪费精力,待会一起收拾他们。” 闻声而退,竹根对林云枫吼道:“孙子,爷爷等会再收拾你,脑袋暂时寄在你脖子上。” 林云枫讥笑道:“打不过就跑,你还真不愧是孙子啊。想当爷爷就别走,走的不是孙子是什么啊?”移身来到张傲雪身旁,林云枫挺剑胸前,冷漠的看着四煞。 不理会林云枫的讽刺,四煞老大竹杆看着张傲雪,语气阴森的道:“废话也不多说,现在我只问一句,你二人是乖乖听话,还是反抗到底?” 张傲雪冷然道:“以我们的立场,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。四位既然专程位我们而来,就请道明来意,然后我们就各凭本事一决高下。” “来意?这个到时候自然会让你们知道,现在你们还是先吃点苦头吧。布阵!”老大竹杆一声令下,其余三人身影闪动,组成一种方阵将张傲雪与林云枫围在中央。 方阵一成,四人同声齐喝,手中竹杖一抛,随即人影旋动,满天密集的竹影配合那快速闪动的身影,使得整个数百丈空间都青翠一片,茂密的竹海挡住了阳光。 看着身外晃动的竹影,林云枫哼道:“雕虫小技,看我如何破你。”手中斩风仙剑朝天一抛,林云枫双手扣诀双脚盘坐,口中念念有词,周身青光膨胀。 片刻,林云枫大喝一声:“阴阳五行,乾坤八卦,开我天眼,万物显化!”双眉间青光一现,林云枫额头正中裂开一道圆形的缺口,一束玄青色的光芒直射前方,探测着竹阵的奥妙。 一旁,张傲雪周身红光如火,燃烧的火焰跳跃飞舞,在那紫影神剑紫芒的映射之下,一张玉脸蒙上了一层紫红霞光。平视着前方,张傲雪面无表情,一双水雾般的眼眸中泛起淡淡紫芒,给人一种怪异的味道。 突然,平静的张傲雪轻喝一声,头顶神剑化龙,一蓬紫光如天风突来,喷射在眼前的青色结界之上。 闪身回旋,张傲雪避开那股反弹之力,控制着神剑纵横飞跃,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在竹阵所产生的结界之上,双方交汇处发出霹雳火花。身影一晃,张傲雪脸色微惊,右手虚空一招神剑归位,顿时一股惊天剑气弥漫四方。 竹阵中,张傲雪全身火焰如血层层外放,紫影神剑在她真元的催动下,发出一股耀眼的紫色剑芒,映着她周身的火光显得格外明亮。 剑冲牛斗气贯云霄,紫影神剑那不断延伸的剑气化为一道光柱,转眼就撞击在了头顶的绿色结界之上。一声闷响,随即整个空间为之一震,被困其中的张傲雪与林云枫都心神一荡,惊讶于这阵法的霸道。收敛心神,张傲雪轻喝一声,右手神剑一振,强劲的剑芒猛然爆发,狠狠的击中那绿色的屏障。 同一时刻,林云枫惊呼道:“古怪,这竹阵有些邪门,我究竟找不到破解之法。”震天的巨响将他的声音淹没,结界内空间震荡,四处散射的气流充斥每一个角落,疯狂的攻击与压迫着二人的防御气罩。 密闭的空间内,气流的高速运转产生高压,在无出宣泄的狭小范围内,一波又比波的来回振荡,就宛如连绵不断的攻势,时刻对二人造成伤害。 稳住身形,张傲雪调整着体内的真元频率,以陆云教导之法,很快就与身外的气压保持一致,免去了暂时的危机。回头看了一眼林云枫,见他脸色苍白眼神暗淡,张傲雪心知不能久留,脑海着迅速的转着念头。破阵对于她而言并非专长,不过在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,张傲雪掌握了控草之术,懂得如何借万物之力来探索天地之秘。 这时她集中精神,将自己的意识分散于四周,让它们去接触周围的竹影,靠近那诡秘的结界,探索其中的奥妙。刚开始,难度还是挺大,不过由于竹山四煞施展的青竹阵正好先天属木,这与张傲雪的控草之术有着密切的联系,所以很快她就了解了四周的情况,掌握了破解之法。 有了诀窍,张傲雪依法施为,手中神剑翻飞疾射,身体随剑而动,高速移动的光影交合重叠,最终形成一尊变化万千的千象幻影,夹着一道璀璨的紫光,一剑就劈开了结界。那一剑并非单纯的一剑,而是万千剑式集于一体,在瞬间连续转化,破开层层迷影越界而出。 紫光经天,长虹落日。张傲雪凌厉无比的一剑不但破开了阵法,同时也斩断了竹山四煞之间相连的气脉,一举将四人震飞。身旁,林云枫惊异的看了张傲雪一眼,随即目光一转,飞身扑向了四煞老二竹节,头顶斩风剑一声轻吟,划出银光一道,直射竹节胸膛。 怒吼一声,竹杆喝道:“好,很好,的确不愧是紫影神剑的传人,果然有几分霸道。现在就让我们一决胜负,看谁能最后不倒。青竹锁魂,困仙灭道,四心如一,神魔难挡。”话落手中竹杖突生异变,化为一匹青练卷向张傲雪。其余三人见状也做出同样举动,如此一来,天空中四条变化如龙的青影伸缩摆动,当即就有三条捆住了张傲雪,剩下一条捆住了林云枫。 脸色一冷,张傲雪手中神剑一转,一百九十六剑化为四道剑柱,夹着排空裂气之威分斩四方。赤光闪现青光跳跃,凌厉的剑芒斩在那三道青练之上,并没有达到张傲雪预定的结果,仅仅使其震荡了几下,便恢复了原状。

心神一惊,张傲雪只觉身体一紧,三股青练同时发出强劲有力的束缚之力,不停的压制着她的真元,让她逐步陷入困境。 危险当头,张傲雪手中神剑一松,心神控制着它直射竹杆,同时右手红光一闪,至强至圣的九天红莲夹着焚烧万物的高温,迅速的击中其中一道青练。 青红光芒交汇,双方一触即爆,震天的霹雳首先将张傲雪炸得狼狈不堪,其次那青练的主人竹叶狂吼一声,周身火焰腾飞,惨叫着朝外飞去。 “老三,你怎么样了?”大吼声中,竹杆怒容满面,左手一掌震开紫影神剑,右手全力催发真元,手中的竹杖青光大盛,宛如捆仙绳一般,迅速的将张傲雪牢牢束紧。 另一方,竹根也将真元催发至极限,全力控制手中的青竹,以其特有的古怪法诀,一圈一圈的往张傲雪身上缠去。 这边,林云枫起初对于那青竹也与张傲雪一般,根本不放在心上,可一连两次都没有震开它的束缚,林云枫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慌。 扭头看了一眼张傲雪的情况,林云枫心头一震,口中怒啸一声,全身青红光华闪烁,强行将真元提升至极限,在极端不利又身负内伤的情况下,施展出了阴阳法诀。 阴阳之气,万物之母,法诀一出,风起云涌。 随着林云枫真元的不断攀升,一股凌厉的气势弥漫四野,天空中阴阳二气交汇,在林云枫的催动与控制下,开始融合撞击,不时的发出闪电雷鸣,劈在那青竹之上。 一开始闪电与那青竹势不两立,每一次触碰都是火花四溅各不相让。可随着闪电的越发密集,雷电的越发强劲,那青竹开始光华暗淡,最终自动收回,变回了竹杖。那一刻,林云枫身体摇晃不定,脸色苍白,而竹节则闷哼一声坠落地面,受了重创。 摆脱了青竹的束缚,林云枫双手高举,眼中怒火燃烧,强大的阴阳二气在他的控制下,依照一定的规律彼此碰撞,不时发出耀眼的闪电,宛如银蛇腾飞,呼啸苍穹。 移身数丈,林云枫愤怒的看着竹杆与竹根,怒喝道:“去死吧,敢伤我师姐!”双手前推,呼啸的闪电如光柱划破苍穹,直直的劈向二人身上。 闪电突来,立时打乱了二煞的计划,使得他们仓促间收手,这就给了张傲雪一个机会,让她顺利的摆脱了青竹的困扰。怒叱一声,张傲雪心火外放,右手红莲浮现,一朵旋转的莲花由小而大,转眼就化为百丈,其喷射的火焰弥漫数里之内,使得整个天空都一片血亮。 愤怒的看着林云枫,竹杆狂吼道:“老四,这小子交给你,无论如何也要给我把他灭了,剩下这丫头我来缠住他,待你处理完那小子,我们再一起收拾他。”话落身体横移数丈,手中竹杖一挥,满天的青影如万千绿蛇,张着阴森的小嘴,不停的朝张傲雪身上窜。 血红的天空下,张傲雪全身烈焰飞舞,脚下火焰成堆莲台隐现,配上她头顶旋转的紫影神剑,一红一紫两色交映,倍添了几分威严。看着竹杆那射来的万千青影,张傲雪气势一张,满天火焰呼啸,滚滚热浪在九天红莲的催发幻化成无数的花朵,一浪接一浪的射出,瞬间就与那青影对上。 青光一闪,火花闪耀,两种不同性质的真元猛烈撞击,双方僵持了片刻,青影便化为了火焰,消失在了天上。对此,竹杆似乎早有算计,一点也不在乎,只是将移动的速度拉升了一倍,不断的转化着角度发出攻击,有心缠住张傲雪。 这边,林云枫与张傲雪的情况决然相反,他在重伤的情况下强提真元使其元气大伤,此刻再面对竹根猛烈的攻击,仅仅数招就无力支持,惨哼一声朝地面坠去。 察觉到林云枫的危险,张傲雪眼神一寒,全身怒气狂升,一股凌厉的锐气直冲云霄,让进攻中的竹杆心头一颤,迅速的变幻着方位,提防着她的反扑。然而刹那之后,竹杆知道自己错了,因为张傲雪此刻已经飞落地面,一剑震飞了竹根手中的竹杖。 看了林云枫一眼,张傲雪关心的道:“怎么样,不要紧吧?你休息一下,我去杀掉他们。”话落身影一化万千,一片血红的云霞弥漫四野,只片刻时间,整个地面三里之内一片火海,将竹山四煞全部笼罩在了里面。 召集余下三人聚集一起,竹杆看了一眼他们的情况,脸色沉重的道:“今天判断失误,张傲雪的强横出乎意料,眼下大家有何良策?” 受伤的竹节恨声道:“此时此刻,以我们的情况而言,要退走必然有所牺牲,要战下去情况也很难预料。以我个人只见,既然到了这一步,不成功就成仁,我与老三拼死缠住她,老大与老四全力出手,非要摆平她不可。” 闻言三人沉默不语,片刻之后竹杆才开口问道:“大家有意见没,要是没有意见,就依老二的话。”三人摇头,一致通过,如此新一论战斗开始了。 看着张傲雪,竹节一拉竹叶,两人飞身而上,在靠近之前两人四手相对,体内残余真元汇聚两人胸前,形成一颗青蓝色的光球,映着两人那略带沧桑的脸庞。 冷酷的看着二人,张傲雪手中神剑翻滚,如浪的剑花连成一线,在空中形成一朵紫色的花朵,笼罩在二人头上。眼看这花朵即将扣在他们头顶,四手相对的两人周身青光一闪,化为了一缕青烟卷入了那颗光球。 随后,光球突然拉伸,变成了一条光带,在张傲雪惊讶的瞬间,出现在她胸前,盘成了一个古怪的法结,发出璀璨的青光。 心头一惊,张傲雪手中神剑一松,右手迅速劈出,掌心红莲突现,对上可那束青光。而就在这时候,地面的竹杆与竹根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傲雪身外,两人一左一右,一边自西朝东的横向旋转,一边各自竖立旋转,两种不同角度同样迅速的旋转之力交织在一起,立时形成一种牢牢的束缚之力,在锁定张傲雪的同时,吞噬着她周身的元气。 一切都完成在刹那间,当张傲雪察觉到不对,奋力反抗时,她才猛然发现,自己修为虽然强过身外的每一人,可此时却完全陷入了困境,根本摆脱不了。召唤出紫玉战甲,张傲雪全力防御,一边催动体内九天红莲,欲摆脱胸前那光球的侵袭,一边布下结界,抵御着可怕的吞噬力量。 时间在僵持中过去,困境中的张傲雪脸色沉重,越到最后她心头越是惊讶,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至圣至强的九天红莲怎么就战胜不了胸前的光球,究竟这其中有何奥妙? 这一点她自然不知道,竹山四煞虽然修为不如她,但在人间也是出了名的怪物,他们修炼的法诀异于常人,不可以凭常理推断。就拿她胸前的光球而言,那其实是竹节与竹叶元神所集,说明白一点,那是二人拼死一击,胜了还有一线生机,败了必然形神具灭,所以才有此威力。 地上,重伤的林云枫躺了一会,发觉打斗声突然消失,心头猛然有种不妙。挣扎着坐起身子,林云枫看着半空中的张傲雪,苍白的脸上顿时一惊,连忙摇晃着站起身来。深吸一口气,林云枫稳定了一下混乱的真元,随即意志集中,全心全意的催动残余真元,顾不得自己安危,二次强行猛提真元。 淡淡的青光在他身外浮现,当虚弱的身体渐渐飘浮,林云枫厉吼一声,夹着满腔的愤怒,身体化为了一道青光,射向那旋转的竹杆与竹根。 激烈的碰撞使得林云枫身体一震,张口吐出数道鲜血,身体如枯萎的落叶,无力的坠落。而对于进攻中的竹杆与竹根而言,这一击也对二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,使得他们身形一顿,如此一丝破绽就露了出来,这样,张傲雪强劲的反击之力如洪水决提,一举将二人震飞。 少了可怕的束缚力,张傲雪闪身便避开了胸前的光球袭击,右手凌空一把抓住神剑,全身真元迅速倍增,伴随着一声轻喝,一道经天紫芒破空而现,狠狠的劈在了那光球之上。神剑一顿,停在了半空,然而仅仅一瞬,便见强光闪过,两声凄厉的惨叫传遍了四野。 一剑斩破光球,张傲雪轻吟如凤鸣九天,耀眼的身姿横跨数十丈,满天的紫色剑柱如怒龙啸天,直逼竹杆与竹根二煞。骇然的看着那惊天剑芒,竹杆大吼一声,怒啸道:“老二!老三!我与你拼了。”手中竹杖一抛,身体立时光化,元神完全附在了青竹之上。左边,竹根见状惊呼一声,随即脸色沧桑的看了一眼西方,立马作出了同样的举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