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462

 www.462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1-01

陆云点头道:“你放心,这两个心愿我都答应,并一定为你完成。现在你时间不多了,也没有办法告诉我这里所发生的一切,所以我要以一种奇特的方法提取你脑海中的记忆,搞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现在你不要说话,就保持清醒就行了。”说完让百灵为他输入灵气,暂时保住他的生命,自己则从怀中取出一佛珠,以法力控制住它,让它盘旋在黄父的头顶。 这颗佛珠其实就是先前火狐用以传讯的那一颗,此时陆云以此珠施展鬼宗的摄魂大法,摄取他脑海中一切的信息。 随着陆云的施展,那佛珠开始发出奇光,一团镜像幻影出现在百灵与陆云眼前,自黄天父母熬制百草素心汤开始,一直到黑虎出现为止,其间的一切都真实再现,看得陆云脸色沧桑,眼神悲叹。 特别是黄天之母死时,以及随后黄天落泪的那一幕,不但陆云感怀,就连百灵也是脸色凄然。 收回佛珠,陆云沉默了片刻,庄严的对黄父道:“安心去吧,这一生我陆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办到,我会想办法让黄天从新为人,并且亲手杀掉天残老祖,为你们报仇。这一生你们过得太苦,希望来世你们能够幸福!” 听完陆云的话,黄父低吟道:“谢谢了,九泉之下我们夫妇都会感激恩公的——”最后的声音就这样轻轻消失了。 陆云猛然站起,全身充斥着一股冷烈的气息,其强大的气势如惊滔怒浪,瞬间将整个山谷移为平地。百灵感慨的看了他一眼,自己默默的将黄天父母的尸体移到一起,选择了一处背风的角落,将他们安葬了。 一切结束后,百灵轻声道:“该走了,还有很多未完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办。” 陆云回头看着那堆新坟,眼中闪过一丝沉痛,这一生坎坷的夫妻就静静的躺在了那里。 沉默半晌,陆云拉着百灵御剑而上,转眼消失了。 风轻轻的吹起,这一刻的山谷,与往日不一样了!那些稀少的笑声,在此时已经变成了无尽的悲叹,化为忧伤的呼唤,徘徊在这山谷四方。当微风远去,一座新坟迎着夕阳,述说着它一生的苍凉!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澳门24小时娱乐场www.462.net, www.lcread.com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九华深处,菩提院内,魔幻尊主、天穆风、魔陀三人正彼此对峙,四周气氛紧张,除了菩提学院高手的咏唱佛法之声外,再无半点声息。地面,张傲雪静坐疗伤,不闻身外之事,林云枫则双眼微闭,看似休息其实是以自己的阴阳法诀去探测四周的动静。 对峙中,魔陀打破了寂静,开口道:“天色不早了,有些事情应该有个了结了。” 天穆风笑道:“大师说得不错,是该了结了,只是不知道魔尊身体是否复原,能不能开始呢?”魔陀闻言,枯瘦的脸上露出罕见的笑容,其意古怪而难解。 魔幻尊主闻言则怒哼一声道:“有没有复原,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 天穆风嘿嘿笑道:“我是正有此意思,不知道大师有没有什么意见呢?” 魔陀淡然道:“动静随心,一切唯欲。施主想做什么,老衲无意过问。” 天穆风笑道:“如此魔尊就小心了。”了字未完,天穆风便已经化身无数,以其神秘莫测的幻术发动突然袭击。 四周,幻影虚实难辨,每一道身影上都流动着相同的气息,以快若闪电的方式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天星奇阵,正由虚转实,将魔幻尊主困中中间。 冷笑一声,魔幻尊主道:“本座面前卖弄幻术,你这是班门弄斧。”话落黑芒一闪,魔幻尊主的身影一化万千,以毫不逊色的速度幻出相同的影子,以一对一的方式逐一破解天穆风的奇幻攻击。 天空中,黑影闪动,青光流彩,两人的身影都急速减少,满天幻影正逐渐合并,最终显露出两人的运行轨迹。 “我以为你有多大本事,也不外如此吗。”追逐中,魔幻尊主讽刺的道。 闻言,天穆风丝毫不以为意,一边闪避一边笑道:“魔尊大人面前,我这小人物自然是不值一提了。只是有些高手可就不像我这般好应付了,魔尊大人认为呢?” 神色一变,魔幻尊主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一道惊天魔芒便笼罩在他四方。惊异中,魔幻尊主抬头一看,只见魔陀此时身影一分为九,八道身影分列自己四周,眼前一尊黑色的魔影正闪烁着惊天魔光。 看到这一切,魔幻尊主厉啸一声,狂吼道:“可恶,你竟然学成了魔宗‘九转魔心诀’,好阴毒的魔陀。”怒吼声中,魔幻尊主双手高举,身体瞬间飞速旋转,一股黑色的风暴以他为中心狂卷冲天,与魔陀设下的魔心九转法界猛然对撞,彼此发生耀眼的光芒。 感受到魔幻尊主强大的反击,魔陀眼神一寒,双手翻转如飞,那似佛非佛的古怪手势在翻转间发出道道魔咒,飞射在四周的光罩之上。随着魔咒的不停的外放,整个黑色的光罩表面开始出现暗、绿、灰、褐四色光芒,同时,光罩表面的八道魔影各自闪烁着魔光,形成八个汇聚点,发出八束光华,正好交汇于魔幻尊主那旋转的黑色风暴之上。 交战中,魔尊与魔陀各自全力以赴,双方僵持对抗了许久,只见魔陀的魔心九转法界开始减弱,魔尊的黑色风暴开始变淡,到最后双方相互消融,两股奇特的力量同时消失。 黑云消散,魔影重现,魔幻尊主眼神阴冷的看着魔陀,阴喝道:“好手段,难怪当初敢与魔天尊主一战。” 魔陀面无表情的道:“魔幻尊主也名不虚传,在仓促间能以‘魔云天风’震裂我的法界,恐怕除了你之外,整个魔域也找不出几位。” 数丈外,天穆风眼神奇异的看着两人,笑问道:“两位看来是旗鼓相当,如此今天这事情就不好办了。” 魔幻尊主怒哼道:“住嘴,你休要在那里说风凉话,小心本尊灭了你。” 天穆风无所谓的笑道:“我不说难道魔尊就没有那个意思吗?其实目前的形势大家心里都明白,不管是否说出口,彼此心里想什么,大家都是有数的。现在二位实力相当,魔尊又有伤在身,我的选择是不是对你们有很大的影响呢?” 闻言,魔陀脸色一变,猜不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要出尔反尔? 对面,魔幻尊主则眼神阴晴不定,显然天穆风的话正好说中了他的心病,让他不得不重新衡量眼前的形势。魔陀的强大那是不可否认的,天穆风的神秘也是不得不提防的,加上那两样东西到现在都还没有下落,到时候自己能否十拿九稳的得到所要之物,现在已经变得难以预测了。 沉思片刻,魔幻尊主看了魔陀一眼,只见他神情木然不为所动,而天穆风则神色含笑,胸有成竹。 冷哼一声,魔幻尊主道:“小子,你这样直接的说出来,就没有想过我们二人会先解决了你,然后在彼此争夺?” 天穆风笑道:“这一点我当然想过,但就目前我们三人的修为而言,你魔尊大人应属第一,大师排名第二,我位居最后。以你的立场分析,你自然是最想先解决掉我,然后再解决大师,实行个个击破。而以大师立场来说,则是要先解决掉你,然后才是解决我,因为他要借我之力才能更加顺利的铲除你。至于我的立场吗,这就是你们需要关心的了,因为你们最终都要解决掉我,而我自然也想摆平你们两位,这其中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,但这先后的顺序可就大有学问了,二位认为呢?” 魔幻尊主哼道:“你的话固然有理,但你这小子阴险毒辣,什么阴谋诡计都用得出来,留下你这样一个阴毒的敌人,可比留下一个光明正大的敌人还要可怕。如此第一选择消灭你,这才是最正确的,相信魔陀也非蠢货,自然懂得这个道理。” 天穆风闻言笑道:“魔尊大人这话就夸张了,你认为我们三人中,谁不阴险毒辣呢,是你还是大师呢?哈哈——” 魔幻尊主气得怒哼一声,显然被天穆风凌厉的语句堵得开不了口。 一旁,魔陀此时开口道:“施主此话倒是实话,魔尊大人何必生气呢?谈了半天,我们也未谈出什么结果,还是以实际行动来解决一切吧说完枯瘦的身体凌空盘坐,整个人在叠坐的瞬间身影突然分散,化为十八尊罗汉佛像,施展出佛门金刚罗汉阵,目标直指魔幻尊主。

聚集全身真元,魔幻尊主正欲发动攻击,可就在此时魔陀开口道:“魔尊大人不要卤莽,世间有如此威力之奇兽,天下都难找。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含着如此惊人的魔气,魔尊大人不觉得奇怪吗?” 收起攻势,魔幻尊主没有好气的道:“魔陀,你想说什么就明说,本尊现在没有心思与你猜谜。” 魔陀看了黑虎一眼,沉声道:“据说魔域中有一个传说,在魔域形成之初,有一尊天地奇兽,隐藏在魔域之中。不知道这个传说魔尊大人还记得吗?” 魔幻尊主脸色一变,看了黑虎几眼,语气骇然的道:“你是说,这就是魔域传说中的至强神物——魔云神兽?” 魔陀点头道:“我不敢肯定,但有那个猜测。世间奇兽不少,如当初太玄山上的三头灵蛇与五彩大鹏,那都是天地奇兽。不同的是,它们虽然实力强大,但都带着各自的属性,绝没有像眼前这黑虎一般,带着惊天的魔气。魔尊大人认为呢?” 魔幻尊主眼神阴沉,迟疑的道:“这个最好不是,不然的话不止魔域遭殃,天下都得遭殃。传说中这魔云神兽世无匹敌,找不出可以克制它的东西。真是那样的话,以后三间七界都得为一头黑虎所左右了。” 魔陀摇头道:“魔尊大人这话多虑了,太阴一出,天地齐乱,此兽虽然力量可怕,但绝非无物可克,只是我们暂时奈何不了它。今日之局已成这样,如果说此时松手,恐怕你我二人包括江南才子都不会甘心,我看不如这样,我们联手一击,先赶走这魔云神兽,再来一分高下,两位觉得如何?” 江南才子则阴笑道:“既然你有这个意思,我自然是奉陪到底。” 魔幻尊主沉默了半晌,见江南才子已经答应,不由问道:“你真有办法赶走它?” 魔陀淡然道:“它虽强,但它背上那位却是它致命的弱点,二位以为呢?” 看了黄天一眼,魔幻尊主点头道:“此话倒是不假,既然这样,我们就联手一博,看它似乎真有传说中厉害。”话落三人身影闪动,分立三方成品字形分布,各自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魔云神兽。 见三大高手达成协议,张傲雪三人脸色一变,低声讨论起这交手的结果。 首先林云枫道:“照我猜,这黑虎要是能变得像当初的三头灵蛇那般大,这三人就算厉害,也不敢轻掠其锋。只是它是否有那个实力,光这外表还看不出来。” 天穆风收回目光,不以为然的道:“就我的感觉,这黑虎体内有几股不同的力量,每一股都十分的强大。特别是它背上那凸起的利刃,那根本就像是一把兵器,还刻满了符咒,不知道有什么用处。至于这交战的结果,我预测恐怕是两败俱伤,毕竟这三人也是天下无双。” 张傲雪赞同的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。这三大高手要是不与那黑虎硬拼,它虽厉害但毕竟没有这三人狡猾,到时候必是斗不过这三人的。” 林云枫闻言,嚷道:“算了,这结果不是赢就是输,没什么好猜的。还是快看吧,他们发动了。”话落三人同时抬头,注视着半空的情况。 同一时刻,三人身后的法轮大师看了黄天一眼,回头对身旁的弟子道:“大家准备吧,马上该我们了。” 闻言,一个弟子问道:“师伯,你是说那------” 打断他的话,法轮大师低声道:“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,尔等休要多问,只要照做就是了。”那弟子脸色一变,随即便恢复了平静,低念了一声佛法,整个人闭目调息。 空中,魔云神兽一见魔陀三人分三方将自己包围,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,口中咆哮一声,虎目中露出警惕的神光。而就在此时,魔陀冷喝一声,整个人身化万千,施展出佛魔分身术。 所谓的分身术,指的是身体幻化出无数虚影,以迷惑敌人的视线。而佛魔分身术则是指魔陀以一人之身,同时幻化出不同性质的佛像与魔影,以此来扰乱敌人的注意力。故而此术一展,只见天空中光影流离,佛像魔影分布四野,笼罩着整个菩提学院上空。 另一方,江南才子剑诀一出,整个人瞬间一分为九,形成一个圆形的包围圈,将魔云神兽围在中央。九个方位剑诀各异,九道惊天剑柱旋转飞射,最终汇聚于魔云神兽头顶,形成一道五彩缤纷的光柱直射而下,朝着黑虎发出可怕的一击。光柱四周万剑齐展,数不清的噬心剑芒夹着阴邪毒辣之气,将方圆数十丈内的空间全部笼罩,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。 二人一动,魔幻尊主也不甘示弱,发动魔宗独有的精神攻击,以精神力牢牢的锁定敌人的行踪,任它如何闪避移动,也逃不过魔宗“心欲无痕”法诀的进攻。由于有了前车之鉴,这一回魔幻尊主格外小心,在发动精神攻击的同时,也施展出“魔影千幻”法诀,以此来隐藏自己的行踪,以免魔云神兽反攻。 面对三大高手的强大攻势,魔云神兽低吼一声,吩咐黄天自己小心,随即全身魔芒如电,一股波涛澎湃的力量自它体内爆发,瞬间就在身外形成一道黑色的魔芒神罩。这魔芒神罩表面魔光电闪,含着极强的反弹之力,有御化万物之能,很容易的就将魔陀发出的佛光与魔力弹开。 然而就在魔芒神罩出现的同时,江南才子那可怕的一击便猛然袭来,其璀璨的光柱与那魔芒神罩猛烈撞击。双方僵持片刻,噬心剑诀便以其阴险毒辣,无孔不入的特性刺破了魔云神兽的护体光罩,直射虎背上的黄天。 光罩一破,魔尊那被阻的精神异力汹涌而至,其频率高达十五万次以上的精神攻击瞬间便将黄天击中,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云霄,骇人听闻。 感受到危险来临,魔云神兽狂吼一声,以音杀之力震开魔尊的精神攻击,身体也同时移开三丈,避开了江南才子那恐怖的光柱,却没有避开其余的噬心剑芒,让背上的黄天再次受到阴邪之气的侵袭。 听到黄天的惨叫,魔云神兽心头大怒,张口怒啸一声,只见三色光焰破云裂天,夹着震裂空间之力狂卷而出,一举将眼前的所有幻影,所有攻击全部毁灭。其后,魔云神兽虎尾一甩,一股黑色的飓风横扫四野,满天气流涌动空间扭曲,其威力之恐怖,硬是将三大高手的攻势瓦解。 菩提学院上空,怒雷惊天狂风裂地,魔云神兽这愤怒的一击使得所有人都骇然失色,全场一片寂静。狂风过去,惊雷平息,半空中出现了魔陀、魔尊与江南才子的身影。 脸色阴沉的看着高处的魔云神兽,江南才子冷声道:“看来这家伙的确不好对付,以我们刚才一击的情况来,如果它不是顾及背上那妖物,恐怕情况还要糟糕。” 魔幻尊主沉声道:“刚才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,这魔云神兽身外有着变化不定的古怪频率,要想以我魔域的精神异力攻击它,那是很困难的事情。除此之外,要论硬拼我们也占不了便宜,现在除非能找到它的弱点,不然很难取胜。” 魔陀注视着黑虎,目光在它背上的利刃上巡视了几遍,开口道:“此物神异莫测,要想找到它的弱点,我们就得睹一睹运气。目前就我观察,它背上那利刃可能是一个突破点,它的力量要么来自那里,要么就被其所克,究竟是哪种可能,我们就得博一博了。” 上空,魔云神兽静傲立苍穹,虎尾甩动间,不时的拍打在黄天身上,使得奄奄一息的他慢慢的恢复了几分精神。轻抚着虎背,黄天低弱的道:“我的伤越来越严重了,或许我快不行了,你莫要再浪费精力。” 魔云神兽道:“不要放弃,你只要能得到这珠子里面的力量,你就可以永世不灭傲立天地。我现在已经察觉到这珠子里面的力量开始苏醒,你只要多坚持一会,相信就能掌握其中的奥秘。” 看了手中的万兽魔珠一眼,黄天眼中露出一丝希望,坚定的道:“好,我要坚持,我要活下去,我要报仇血恨。为了爹娘的仇,为了我十四年的努力,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死,我要杀掉天残老祖。杀!” 仇恨在这一刻支撑着黄天,这个一心想做人的少年,最终还是踏上了他不愿意却得不得走的坎坷之旅。 下面,魔陀三人再次达成协议。只听魔陀道:“这一次江南才子以手中之剑吸引魔云神兽的注意,魔尊大人则以依旧发动精神攻击,专门针对那小妖。剩下我则施展佛魔双诀,以佛魔之力催动它背上的那把利刃,看能不能对它造成影响。如果有用,我们就和继续联手,直到逼走它为止,如果无用就各奔前程。”

一旁,天穆风见魔陀发动进攻也不再犹豫,身体直射魔尊上空,双手掌心间魔芒如电,夹着刺目的光华,牢牢的盘居在魔尊头顶。远远看去,只见两道伸缩不已的黑色光龙自天穆风手心发出,正好连接在魔尊头顶一尺之外,与他的护体魔芒彼此纠缠。 四周,佛光普照,金光如日,神圣之气直射苍穹,形成一片金色的云海,将整个菩提学院都笼罩在其中。地面,菩提学院众高手组成的罗汉大阵,所发出的佛光此时也被魔陀所融会,以其双重佛法加持一体,形成一道法界,开始朝中间的魔尊逼近。 感受到这一击的强劲与可怕,魔幻尊主心生警惕,身体在敌人发动的瞬间也迅速反击,整个人幻化出四尊魔煞,以品字形排列,组成一个菱形的发光体。 此菱形一角朝天,正好与上方的天穆风彼此对抗,下面三道魔煞以正三角分布,各自发出璀璨的魔光,形成一片暗红色的星云,与四周的佛光相抗衡。除此之外,四尊魔煞彼此交汇一点,在菱形的中央形成一颗高速旋转的奇亮光球,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大,越来越亮! 看着这一幕,地面的菩提学院高手都是脸色震惊,魔幻尊主真不愧是魔域第二高手,其修为之强劲,魔诀之霸道,真是罕见之极。 而此时,林云枫却突然睁开眼睛,看了交战中的三方一眼后,目光突然移到了那两座最大的陵墓处,眼神中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。通过探测,林云枫从这两座陵墓中察觉到了极为微弱的佛法封印,猜测那所谓的万兽魔珠与噬心剑就封印在其中。 想到这,林云枫看了一眼身后的张傲雪,她此时还在入定之中,不过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,看来伤势就快痊愈。目光再次移到交战的三人身上,此时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。只见上空的天穆风,原本静止不动身体此时已经倒转,并且以奇怪的频率逆向旋转,双手中的两道黑色电芒伸缩吐纳,发出滋滋的恐怖声音。 下面,魔陀全身金光璀璨,一尊佛像幻化其后,一边吸纳天空中的佛光,一边喷发出一道金色光柱,与魔尊所组成的菱形魔界猛烈撞击,交汇处金光、黑芒各显其威,不断的消融,不停的汇聚,就那样永无休止的对抗下去。 对面,四尊魔煞所组成的魔芒结界其表面魔光闪烁,高速旋转的精神异力带着极强的排斥力,不停的将四周的攻击御向一旁。其内,那旋转的奇亮光球表面,此刻开始浮现出符咒图案,正随着旋转的加快而越渐清晰。 当光球速度达到极限,那旋转之力宛如消失,整个光球由于高速作用就宛如静止不动一般,表面上奇光大盛,魔、幻、千、秋四字法诀突然脱体飞出,朝着四尊魔煞之体飞去。当这四字法诀与四尊魔煞结合在一起时,整个菱形的魔芒结界光华爆涨,与天穆风对抗的那尊魔煞爆发出一道噬天风暴,一举将天穆风发出的黑色电芒震碎,其强劲的爆炸力将他弹上半空。 下方,三尊魔煞之间魔光汇聚,在其结界表面形成一道黑色旋涡,以吞噬万物之力对阵魔陀的金色光柱,双方一攻一吸亲密无间,陷入了僵持之中。随着时间的过去,魔陀全身金光逐渐消散,而对面的魔芒结界则魔光膨胀,在吸纳了性质完全相反的佛光之后,最终化为惊世风暴,一举将交战的双方震开数十丈外。 当狂风停息,地面碎石成灰、花草残落,整个菩提学院内一片残败景象。上空,天穆风正缓缓飘落,脸色严肃中带着震惊,而魔陀与魔尊则自两个不同的方向飞回,各自表情阴冷,显然开始那一战,令彼此都心生顾及。 停身林云枫身旁,天穆风低声道:“看来我们低估了这魔尊的实力,以目前的情况分析,魔陀显然不是他的对手。就算加上我,也很难取胜。你这边有什么发生没有?” 林云枫看了一眼那两座最大的陵墓,轻声道:“已经有了眉目,应该就是在那里。” 天穆风闻言看了一眼,点头道:“办得好,现在就看事态的发展了。” 半空中,魔幻尊主阴森的看着魔陀,冷喝道:“魔陀之名有些名不副实,如果你就这点本事,我劝你还是离开的为妙,免得到时候后悔莫及。” 魔陀淡然道:“开始交手只是试探一下魔尊的本领,至于真正的实力,在没有见到那东西之前,我想大家都保留了几分,你说是吗,魔尊大人?” 怒哼一声,魔幻尊主正欲反驳,可突然间一股奇特的气息自远方传来,其速度之快惊人已极。 这一刻,魔陀、天穆风都感觉到了那股气息,无不脸色惊异的看着那个方向,猜测着究竟是什么人物。而同一时刻,疗伤中的张傲雪突然跃身而起,眼神淡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。 对于张傲雪的醒来,林云枫与天穆风都是大喜,有了她的帮助加上现在的形势,自己一方胜算便翻了一倍。而魔幻尊主则眼神微冷,显然明白张傲雪是个心腹之患,对自己的行动有极大的影响。剩下魔陀不为所动,只是注视着那越来越近的人影,眼神中露出一丝沉思。 当那人来到眼前,在场的所有人都注视着他,发现竟是一个中年文士,相貌堂堂可神情阴冷,眼神中闪烁着邪毒之光,显然不是善与之辈。对于此人来历,魔幻尊主、天穆风、张傲雪、林云枫、法轮大师都不清楚,只能感觉到他身上带着强大的阴邪气息。 而沉思中的魔陀却开口道:“多年不见,想不到再见之时你却风采全无,陷入了魔道。” 中年文士阴笑道:“说我,你又能好到哪里去?你这位万佛宗的魔佛玄宿,不也是当年的魔陀化身吗?” 魔陀闻言眼神微冷,问道:“江南才子,你不在山中修炼,跑来这里干什么?”原来这便是那修炼噬心剑诀,由正转邪的江南才子。 嘿嘿一笑,江南才子道:“你来为何,我来便是为何。不要以为世上的事情只有你知道,我江南才子一生精通天文地理,又有什么能瞒过我的眼睛?” 魔陀平静的道:“是吗,你既然什么都知道,那这里的几位你认识多少呢?” 江南才子扫了其他人一眼,目光停留在魔幻尊主身上,迟疑的道:“这位周身魔气惊天,想必一定是魔域的魔尊了,只是具体是四位中的哪一位,我倒是不敢肯定。至于其他几个后生小辈,我归隐时他们都还没有出世,所以没什么可说的。” 魔幻尊主见他语气狂妄,哼道:“本座魔幻尊主,你不想麻烦最好马上离开,不然到时候想走,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” 江南才子眼神一变,仔细的看了四周一眼,阴笑道:“魔尊口气好大啊,只是好像威严不够,这些人都不怕你,这可真是有些可怜啊。想你堂堂魔域第二高手,这些人都不把你放在眼里,对你的话置若罔闻,这究竟是有眼不视泰山,还是看不起你呢?” 此言一出,天穆风鼓掌笑道:“好口才,不愧是江南才子,就是能说会道,将堂堂的魔尊大人讽刺得哑口无言,佩服,佩服啊!” 身旁,菩提学院的高手闻言都忍不住大笑出声,魔幻尊主则气得怒吼连连。“住嘴,本座不发威,你当我是好惹的。今天我就教训你一番,看你有什么本领敢目中无人。” 黑芒闪烁,魔影千幻。这一刻,魔幻尊主在盛怒之下突然发动,其攻势之凌厉,气势之庞大,立时就将江南才子卷入了魔云旋涡之内。被困中,江南才子厉喝一声,双手以指代剑,惊天剑诀夹撼世之威发出两道璀璨的剑柱,一举突破魔幻尊主的限制,直射苍天。 突破了魔幻尊主的束缚,江南才子弹身而起,整个身体如滚云龙连续翻转,其间双手剑诀不断,耀眼的剑芒随着他的极速旋转,在天空中宛如万花齐放,爆发出万道光彩。 四周,魔幻尊主身影重叠交错,其“魔影千幻”大法发挥至极限,整个苍穹之内都密布着他的身影,每一个角落都含着他的攻击。双方以快制快,以幻制幻,万千魔影对阵万千剑芒,彼此之间光华流转,奇云飘散。密集的霹雳声如闷雷连续不断,数不清的撞击交合发出耀眼的光彩。 当光华渐逝,惊雷初成,交战中的二人身影开始清晰,彼此在发动了一连串的进攻之后,最终累计的剑气与魔芒达到一个临界点,化为惊天霹雳响彻云霄。 爆炸中,两人各自飘退,魔幻尊主轻易就御开了这股可怕的力量,举止从容的回到了原位。而江南才子则显得要狼狈许多,身体不受控制的朝陵墓区退去。

归无道长脸色微变,有些无奈的道:“路上我就已经知道,这些人全是不听劝的,个个目中无人,自信十足。还是等他们吃点亏,受点教训,那样才懂得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的道理。” 轻叹一声,陆云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目光移到了场中的打斗上。有了这些人的加入,一时间分散了四位魔煞的精力,使得文不名等四位高手,都从困境中摆脱出来,各自退出数丈,惊骇的看着四周。 目光一转,文不名突然发现陆云与百灵,不由身体一闪就出现在两人附近。看了归无道长一眼,文不名对陆云道:“好你个陆云,见我陷身困境也不出手帮我一把,你诚心想看我死在这些魔域高手手中,是不?” 微微苦笑,陆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,百灵便娇喝道:“文不名你可不要胡说,木头就是因为得知你被困在这里,才特意过来看你的。本是想立刻出手帮你的,可那边那闪着黑光的三个家伙一直虎视眈眈,木头自然要分析一下情况再决定了。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帮你,至少我们也来此看过你,尽了一份心意,算得上是送你走完这最后一段路了。这样的好心好意,难道还对不起与你相识一场吗?” 闻言,归无道长一脸的惊愕,陆云则忍不住想笑,而文不名却是哭丧着脸,可怜的道:“百灵大小姐,你这也算是好心好意吗?你来就为了送我走完最后一段路,那不是咒我死是什么呢?我还想着陆云能为我解围,那想到变成来送宗的了。” 妙目圆睁,百灵娇喝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我可没有说来为你送宗的。我只是说假如,并没有肯定那么说。要是机会允许的话,木头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,可要是情况不妙,那你就只得自求多福了。” 叹息的摇摇头,文不名道:“陆云啊,我都为你感到可怜啊,有这位大小姐缠着,这辈子你是完了。唉,可怜的男人啊!” 陆云微微一笑,并不回答,可百灵却喝道:“文不名,你敢当着我的面,在木头面前说我坏话,你是活的太舒服了,是不?这次我记下了,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,哼!” 陆云含笑的看着两人,轻轻转移话题道:“你与三派高手,怎么会与这些魔域高手打起来呢?这些魔域高手的身份你知道吗?” 文不名看了一眼再次冲上的如云大师三人,轻叹道:“上次离开你后,我便随他们一起四处寻找魔物的踪迹。一路之上,那真是遍地都是魔物的影子,数不清的修真界高手与魔物大战的场面随处可见,战况之惨烈,惨不忍睹了。虽然修真界高手众多,但此时大多保存实力,不肯出手。如此一来,仅凭一些自发者出面,又岂是魔域高手的对手呢?这一次遇上这些魔域高手,也是因为发现大批修真者惨死,一路追踪而来,才遇上的。只是想不到这一次遇上了钉子,差点全部栽了。至于这些魔头的身份,暂时猜不透,但凭他们的修为,绝对是魔域顶尖的高手。” 归无道长闻言道:“现在与众人交手的四位魔头,乃魔域罕见的高手魔煞,其修为在魔仙之上,仅次于魔尊与魔神,实力强横已极。现在人间魔影初现,有些门派都还没有重视,想观望一下动静再看情况决定。可他们却不知道,就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态度,却使得魔域势力渐长,等知道危险时,再想制止就一切都晚了。” 文不名看着归无道长,赞同的道:“道友所言极是啊,现在这修真界有名的修真六院,听说除了易园与儒园在全力抗衡魔物外,其他像菩提学院镇守藏尸江口,自顾不暇,道园要注意妖域出口的动静,也保存实力;而天剑院则不闻不问,凤凰书院态度不明。整个六院一盘散沙,怎么成大事呢?而仙剑门、万佛宗、无为道派只是派出个别高手行走人间,几乎不过问此事,人间岂能不乱啊。我等虽然有心除魔,可势单力薄,怎能抵御魔域大军呢?唉!” 陆云闻言,脸色微变,静静的思索着他的话,心里盘算着将来修真界的局面,会是怎样?抬头,陆云道:“既然你二人有心除魔卫道,我看不如你二人联手,一起组建一个除魔联盟,召集一些志同道合之士,大家一起共御妖魔。联盟对象最好是一些无门无派,或者是小门派高手,以免与大的门派发生冲突。这样不管结果如何,但我想都会召集到一定的人手,那样多少比大家这样白白送死要好很多。” 说完扫了一眼战场,十五个心加入的人间高手,此时只剩下六人还在挣扎博命了。而如云大师等三人虽然怒吼连连,何奈实力相差悬殊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众高手魂飞魄散,消失滚滚黑雾之中。 看了一眼损失惨重的人间高手,文不名问归无道长道:“你与这些人一起来,应该与他们有三分交情,你能否让他们加盟我们呢?我虽然不忍看人间陷入魔域的魔爪,但奈何我人单力薄,有心无力啊。你要是愿意的话,我们倒是可以为人间尽一点绵力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 看着文不名,见他不似玩笑,归无道长微微沉思了一下,开口道:“我云雾一派,多年来一直隐居不出,此次也是察觉到人间大劫以临,才派我出世应劫。既然你有心为人间和平尽力,我自是愿意。现在我们就在这里,当着陆云少侠的面,共结盟约,誓死为人间和平而努力。”文不名严肃的点头,一把握住归无道长的手,彼此紧紧的对视着。 看着两人,陆云含笑的道:“既然大家都志同道合,那么我先恭喜二位了。现在这里局势紧张,两位既然结盟,那么第一件事情,就是尽力挽救这些修道者,以为人间留下一点元气。以现在的情况,看这些人个个脸色惊骇欲死,想来教训是有了,你们还是想办法怎么多救几人吧。” 文不名看了受困的众人一眼,目光移到陆云脸上,沉声道:“此时的情况下,以我二人加上三派的三位高手,要救这些人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援助。你也艺出六院,想来也该为人间做点贡献,是吗?” 微微沉默,陆云看着那神秘的魔团,眼神中露出一丝古怪之色,轻声道:“我是否出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边的交手结果。以现在这批人间高手的实力,真要逃命还是有希望的,只是他们将有些事情看得比生命更重,太执着就无法解脱。现在你们先出手,努力保住这点元气,机会允许时,我自会出手。去吧,时间已经不多了。”时间不多,指什么呢?可惜陆云没有说。 文不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招呼归无道长折身向四位魔煞攻去。同时,只听他大声道:“如云大师,现在敌势强盛,为了长远打算,我等先撤退以图后谋。等将来聚集更多正道人士,再与这些魔域魔头一决胜负。” 如云大师看了一眼四周,微微一叹,开口道:“文大侠所言有理,大家全力撤退,这里由我三派断后,行动!”说完全身金光大盛,与清虚道长、阴玄生、文不名、归无道长全力狂攻四位魔煞,以便剩下的六人趁机撤退。 陆云看了他们一眼,目光移到另一方,注视着那神秘的魔团。此刻,陆云的意念神波已经探测到,这团魔影表面的频率开始加剧,知道马上就有变化了。眼神一变,陆云发现那暗中与魔影交手的那团奇异光影,此时竟然由淡转浓,立时显现出一道淡蓝色光影。 看着那突然显露的蓝色光影,陆云神色大变,眼中出现惊异之极的表情。而同一时刻,怀中的百灵也惊呼道:“啊,好神奇啊,竟然是一张闪烁着淡蓝色光华的精巧椅子。木头你快看,那椅子好神奇,上面布满了奇异而美丽的花纹,正面还闪烁着一个王字,真是太好看了。木头,这椅子好美啊,我们去弄来坐一坐,一定风光极了,是不是啊?”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椅子,陆云脸色变幻不定,意念神波已经查到此物是一道神奇的生命体,有着自己的意识与绝强的实力,不是简单之物。微微摇头,陆云正欲开口,可此时那一直没有动静的三团魔影里,中间那魔团突然传来声音道:“原来是庐山不归路的无人座,我道是什么人,有如此强悍的实力,可以阻挡我的脚步,想不到却是当年的老朋友。多年不见,你的修为可增进了很多。” “能得到魔幻界尊主的称赞,这真是难得的荣耀啊。多年来听说魔尊一直闭门不出,怎么这一次想到来人间游山玩水了呢?是不是也是为了不久之后那事而提前准备,到时候好趁机起事啊?”奇异的声音从那椅子上传出,让人感觉十分怪异。 魔影中的魔幻尊主冷冷问道:“听你之言,你是遇上过老三老四了,是吗?不知道可见过老大呢?” 无人座笑道:“三尊主与四尊主我的确见过,只是大尊主我还没有遇上,不过听说也有人遇见过了。这一次魔域四界齐现人间,看来是来势汹汹,志在必得了。现在修真界里传说要举行六院联盟,想来也是为了应付你们,到时候,嘿嘿,就有好戏看了。” 冷笑一声,魔幻尊主冷声道:“六院联盟?不过是些虚张声势之辈而已。这几百年来人间太平,这些六院门下都已经忘记姓什么叫什么了。凭他们想阻止我魔域大军,那还差得远。此次魔现人间乃是天定,岂是这区区修真六院所能阻止。” 阴森一笑,无人座道:“这样说来,魔尊是不在意修真界之人了。既然不在意,又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直取六院,以夺下这人间浩瀚山河呢?” “此事只是早晚之事,目前时机还没有到,让他们多得意几天。等到时间一到,那时候人间岂能逃出我魔域的掌控。”傲然一笑,魔尊语气十足狂妄。 语气微冷,无人座嘲讽的道:“魔尊口气不小吗,我看不是时机不到,是你们有所顾及,在提防鬼域与妖域,是吗?目前你们不与人间高手正面交锋,最明显的企图就是保存实力,以便将来有实力与鬼域、妖域争夺人间,我可有说错?” 没有马上回答,魔尊显得在考虑着怎么回复。而陆云在闻言之后,却是脸色微变,心里思索着无人座的话中含义。魔域以入人间,另外从少数高手那肯定的语气中可以知道,不久后鬼域与妖域的大军也必将进入人间。那样一来,到时候修真界界面临三股强敌,想要保住人间的安定祥和,恐怕是机会渺茫啊。想想先祖的话与怪人师傅的一再提醒,陆云不由摇头轻叹,劫难就是劫难,岂能轻易逃脱。 荒野上,半空中,只见黑影微动,魔幻尊主扫了一眼四名手下魔煞,轻喝道:“好了,你们也玩够了,这次就算了。将来有的是机会,到时候自会让你们痛快的舒展舒展经骨。” 说完,魔尊看着那神秘的蓝色椅子,漠然道:“对与错你自己去猜测,我没有时间与你多说。现在本尊先告辞了,下次最好不要遇上我,不然就没有今天这么简单了。另外,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,不然休怪我亲上庐山,毁了你的不归路。” 黑影幻化重叠,三道耀眼刺目的魔影立时融合为一,发出一道黑色光罩,将退回的四位魔煞罩在里面。只见黑色光华一转,耀眼的光罩立时由大变小,最后化为虚无,无声无息消失了。 冷哼一声,无人座阴森的道:“本座十分欢迎魔尊大驾光临,到时候一定以最好的盛宴招待你魔域高手,就怕你无法消受。”完说看了陆云一眼,随即蓝光一闪,就神奇消失了。 静静的看着半空,陆云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中。怀中,百灵美目圆睁,不时的扭头四处搜寻,口中叫道:“就这样就完了?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消失掉,真是没有礼貌。本来,我想开口借那椅子坐一坐的,可这可恶的家伙,一声不响突然就没了,真是气死我了,可恶!我的神奇椅子啊,我还没有坐上啊!”不甘的神情与语气将沉思中的陆云惊醒,使得他不由苦笑,暗道这百灵真是变幻不定,猜测不透。 地面,文不名、归无道长、如云大、清虚到长、阴玄生、云华与剩下的五个幸存者都看着半空,似乎没有想到这激烈的一战就这样结束了。而远处一直在观战的炼魂洞天高手金炼,见好戏已经落幕,不由神秘一笑,闪身离去了。 看着半空,云华目光停留在陆云身上,脸上露出一丝奇异之色。身影一闪,云华出现在陆云身旁,开口道:“陆云,现在易园正在全力对付魔域魔物,你不赶回相助,却在这里游山玩水,是不知道还是有意不想回去?” 看着云华,陆云想起了映月井,这才几天,两人又遇上了。淡然一笑,陆云道:“此事我刚知道,所以还正在考虑这事情。你们道园不是一直守卫妖域出口吗,怎么你也下山了?” 冷冷的看着陆云,云华道:“此次人间浩劫临头,我道园弟子身为修真界一员,自是应该为天下,为人间尽一份力,所以掌教派我与其他几位师弟,分道天下斩妖除魔以尽修真者之义务。上次遇上你本想提醒你的,可你去得太快,希望这一次,你莫要辜负我一番好意,也不枉你六院第一的荣誉。告辞了,你好自为之!”身外青光一闪,整个人就化为一道流光,朝远方射去。 微微一叹,陆云自语道:“看来我当初的确不该与那剑无尘争夺这六院第一,弄得现在被人歧视,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。或许我该回去一趟了,有些事情不是逃避能解决的。” 看着他,百灵低声道:“木头,你又叹息了,是不是你心中藏的东西太多了。有时候人心里藏的东西太多,就会不快乐,所以你有什么事情,最好对我说说。一旦将心里的事情说了,那时感觉一下就好多了。” 微微摇头,陆云笑道:“别担心我,我只是一时感慨而已。好了,我们下去与他们见见面,大家打个招呼就离开吧。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看的了,我们还是继续我们的旅行吧!”带着百灵的身体,陆云落在文不名身边。 此时,归无道长正在与那五人说起联盟之事,已经有三人爽快的答应,剩下两人还有些犹豫。一旁如云大师见状,也开口劝说,很快那两人也同意了。 一切说定后,归无道长开口道:“此次我们除魔联盟虽然是初次组建,但作为创建者之一,我向大家保证,不管将来结果如何,我们这个联盟都将以天下和平,人间安定为目标,全力以赴,斩妖除魔以发扬我人间不畏邪魔的正道精神。今天在此有三派高手见证,我希望所有加入除魔联盟的同道都一起承诺,为了人间和平,我们将不息性命去努力!” 感受到归无道长的决心,文不名与其余五人都是脸色严肃,当着众人的面一起承诺,誓死为人间和平献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