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462

 www.462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06

老者反问道:“是吗,既然那样你又何必激动呢?” 逝水流脸色一呆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。 走到陆云身前,老者眼神奇异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在想我会对你说些什么,是吗,然而你心里最想知道些什么呢?” 平静的看着他,陆云淡淡的道:“我不知道,或许我心中有些疑问,但我却不会说,因为那是不能说的。” 老者了然的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你也应该知道,一个人心中的秘密如果放的太久了,那也不是件好事。” “这个我知道,但有些秘密却是需要用一生来守候的,不是吗?”漠然的看着他,陆云表情很平静,声音很冷漠。 静静的注视着陆云的双眼,许久,老者才道:“或许这就是你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的原因了,换了其他人,恐怕是走不到尽头的,只是你明白你的尽头是什么吗?” 陆云心神一震,眼神微微出现一丝波动,随即便恢复了平静,冷静的道:“我不知道我的尽头是什么,但你也一样不知道,因为你看不透。” 老者脸色微变,沉默了良久才道:“陆云就是陆云,不愧是那人的徒弟。只是当有一天你完成心愿时,你会发觉你还是受宿命所摆布。现在雨小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说完飘然而起,朝雨中射去。 陆云看着那老者远去的身影,大声道:“你错了,当我凌驾于天地之上时,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摆布我,包括命运之神,它也不能够!” 大雨中,隐约有一道质问之声传来,可惜被这誓言一般的声音压住了。当微风吹过一切远走,魔天尊主看了几人一眼,闪身离去了。而逝水流却惊异的看着陆云,问道:“你就是那曾经的六院第一,西蜀陆云?据说你精通佛、魔、鬼、道四宗法诀,这样看来是真的了?” 看了他一眼,见他眼中露出一丝期待,陆云微微有些疑惑。然而此时他也没有多想,只是淡然道:“我的确就是陆云,只是并非什么六院第一,也非易园弟子了。” 听出他语气中的失落,逝水流道:“这也没有什么,凭你的修为呆在六院也没有前途。” 身旁,陈玉鸾拉着陆云的衣袖,高兴的笑道:“原来追梦就是陆云啊,无怪文不名与归无道长时常提起你的名字。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,你真是了不起,以一人之力孤战天下,面对云之法界众高手围攻都怡然不惧,真是世间少有。” 淡淡笑了笑,陆云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,轻声道:“那些事情已经过去,不值得一提了。等将来你经历的事情多了,就会发觉许多事情都不是表面上那么回事了。好了,雨停了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说完看了那面具男子一眼,腾身而起朝外飞去。 看着陆云、逝水流、陈玉鸾三人离去,那面具男子冷声道:“陆云,下次相逢我就会一会你,看你是否有传说中那么命硬,能够一直不死。”说完带着身旁的女子,朝黄河方向去了。 雨停了,风止了,小庙依然耸立在古道旁。然而下一次,这些人是否还会在雨天在此相逢呢?或许再没有那样的机会了,必竟有些事情一生只有一次的,不是吗?宿命的齿轮是不停运转的,一旦错过了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www。lcread。com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雨后的天空一片蔚蓝,陆云御气凌空,飞行在山林之间。 身旁,逝水流问道:“陆云,你目前有什么打算?” 平静的看着远方,陆云道:“我有些事情需要去办,剩下的就是找寻我未来的方向。你呢,跟着我应该有所目的,你直说吧。” 逝水流眼神微变,看着陆云的背影,心里对他有些猜测不透。这个看上去年仅二十左右少年,却给人一种苍老的感觉,似乎他的心经历了太多的磨练。 收起思绪,逝水流道:“说起目的自然是有,但在我的心中,你却是位难得的俊杰,所以对你有几分赏识。相遇也有三次了,算来也当得上朋友二字了,我来找你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,那里有一段宿世之缘等待着有人去开启,而你,极为可能就是那世间唯一可以开启那段宿世情缘之人。当然,一切的事情都只在你的心间,没有任何人能左右你。” 回身看着他,陆云心里在思考着怎么回答。从他的话中,陆云隐约听出些不同寻常之处,只是究竟是什么,很难说得清楚。 心念微转,陆云道:“一切随缘吧,如果是缘分,我自会出现在你说的那个地方,若是无缘也莫强求。” 逝水流先是一愣,随即笑道:“也对,只要你不反对,我就安心了。好了,你先去办你的事情,时机到了我会找到你的,告辞了。” 看着他远去,身旁的陈玉鸾问道:“陆云,这人是谁啊,好像很厉害。” 陆云摇头道:“我也猜不透他是谁,总之目前他是我所见到的几个最强高手之一,只要他对我没有敌意,是谁那并不重要。现在的人间界,正邪妖魔谁善谁恶,那是很难分得清楚的,所以没有必要太过在意别人的身份。好了,你还是说一下与我分手后的事情吧,想来你应该有不少奇遇,是吧?” 陈玉鸾笑道:“我知道了,这次回去就用心修炼,争取在短时间内修为有所提高,那样也好为人间和平多做一点贡献。现在我们去哪,就这样漫无目的飞行吗?” 含笑的看着她,陆云道:“现在我先把你送到文不名手中,然后我就准备到无为道派去办点事情。目前我已经感觉到了他与归无道长的气息了,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他们了。” 陈玉鸾哦了一声,目光看着四周问道:“我怎么没有察觉到他们的气息呢,以我现在的修为,只要在十里之内我都能感觉到的。” 陆云淡然道:“你有这样的灵识已经相当不错了,只不过他们两人现在五十多里外的一座山头,正在与人苦战呢。我们还是快一点吧,到时候你记得出手试一试你的残神诀威力如何,看能不能抵御强敌。” “那样啊,我们可得快点,他们要是受伤了就不好了。”说完,陈玉鸾全身青光一闪,唰的一声就消失在了远方。陆云见状摇头一笑,加快速度追去了。 一座小山之上,此时只见三条人影纵横交错,彼此之间光华乱窜,狂风如流。交战中,文不名全身红光耀眼,儒家“浩然天罡”催动到极限,双手挥舞间烈火腾空盘旋如龙,使得整个十丈方圆内一片火红。 身旁,归无道长周身青光流转,云雾峰不传奇学“风云百变身法”变化莫测,数不清的身影分布在空间的每一个角落,发动着最密集的进攻。 如此强劲的攻击,加上两人彼此紧密的配合,照说没有多少人能轻易接下,可两人面对的敌人却纵横如飞潇洒随意,一点也不将这看在眼中。交战至此,三人已经激战了近一个时辰,文不名与归无道长已经是脸露疲惫,眼神中浮现出惊骇之色。 而他们的敌人,一位全身白雾弥漫,隐约中大约四十六七岁的美妇人,却眼神冷寒如冰,双手挥动之际寒冰如刃无坚不破,周身九阴之气层层流转,令两人的攻击一靠近她身旁三尺就化为虚无,被那九阴之气所吞没。 看着情况越来越不妙,归无道长急声道:“老文,再战下去也是无意,我们速速离去为妙。” 文不名道:“我明白,只是看这敌人的样子,我们恐怕不是轻易能走得掉的,还是你先走我来断后。” 归无道长道:“不行,这方面你不如我,还是你先走我来缠住她,到时候我自有脱身之计。” 阴森一笑,那中年美妇冷冷的道:“在我九阴圣母面前,我不开口谁人能走得掉。刚才要不是你们两人多管闲事,岂能容那小子跑了。现在人跑了,我就拿你们二人来补偿。” 文不名哼道:“不要仗着你多活了几百年就了不起,打不过你并不表示我们就怕你。” 九阴圣母怒哼一声,似乎因为那句多活了几百年而发怒,右手随意一掌劈向文不名,只见一道白色光柱夹着冰雾蜂拥而至,瞬间就与文不名对了一掌。

一声巨响传出,烈火与寒冰在空中交汇,彼此摩擦撞击相互抗衡,最终红光突灭,文不名全身一颤,周身覆盖上了一层薄冰,脸色苍白。 归无道长神情一变,大喝道:“老文快走,我缠住她,你马上找地方将寒毒逼出,不然你的一身修为就完了。”话落身影千幻,归无道长利用玄妙身法发动进攻欲意缠着她。 而九阴圣母只是阴森一笑,冷喝道:“你这身法虽妙,但此时我既然有心要留下你们,仅凭它又能奈我何,看掌。”说完白雾飘散,整个百丈方圆之内一片雪雾,九阴圣母身影突隐,一时间竟然丝毫察觉不出她藏身何处。 异变突起,归无道长心头一震,猛然然感到一股不祥之兆,身影急速闪动,欲意以高速移动来闪避九阴圣母的进攻。然而他的这个想法显然在九阴圣母预料之中,只见整片雪雾中千掌挥动,数不清阴寒掌力从四周以密不透风的方式,急速朝内收缩。如此一来,任他归无道长如何闪避,最终也是避不开这一击的。 正当此时,外围的文不名突见青光一闪,一股熟悉的气息伴随着一声娇喝出现,随即就闻九阴圣母轻呼一声,雪白的冰雾中突然升起一股青芒,双方就像两朵怪云不时的变化着形状,摩擦撞击着。 一声闷响传来,只见雪雾飘散青芒隐迹,半空中露出九阴圣母、陈玉鸾、归无道长的身影。 此时,文不名身旁银光一闪,陆云无声无息的出现,看着他微微一笑道:“现在这模样可有些狼狈,要是传出去,你这除魔联盟的盟主可是大大的没有面子。” 惊喜的看着陆云,文不名欣慰的道:“还算你有几分良心,知道来看看我们,你怎么这么巧与丫头碰在一起了,还不快去把她换下,这九阴圣母可是与天剑客同一时期的人物,非常不好惹。” 看了半空中的陈玉鸾一眼,陆云淡然道:“我来就是有些事情要给你说,另外也让你们见识一下她的威力,到时候你们就不会为她担忧了。好了,还是先看完再说吧。”文不明一愣,但没有时间多问,急忙抬头看着半空。 此时归无道长脸色沉重的道:“丫头,你小心点,这老妖婆可厉害的很,不对就马上走。” 陈玉鸾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休息一下,陆云让我单独会一会她。” 归无道长闻言一惊,诧异的道:“陆云也来了,这就好,有他在我们还不会输。你注意一点,我先下去看看老文怎么样了。” 九阴圣母一直在注视着陈玉鸾,此时听到陆云之名不由低头看了脚下一眼,脸色微微有些变化,但仅仅一瞬间就恢复了。 收起冷漠的表情,九阴圣母柔声对陈玉鸾道:“丫头,你岁数不大,修为竟然比我那两个徒孙还强,真是好天分啊。看见你我就有一种亲切感,不如你拜在我门下,今日那两人之事,我就看在你面子上算了,这样如何?” 陈玉鸾一呆,似乎没有想到如今的自己竟然变成了宝贝,人见人爱了。 回头看了地面的三人一眼,见他们都莫不出声,陈玉鸾有些为难的道:“前辈的好意我十分感激,只是我出身五行门,已经有师傅了,如今再该投你门下,这样怎么对得起将我抚养大的恩师呢。今日之事前辈能看着玉鸾份上就此算了,这一点我万分感激,但所提之事,还望前辈见凉。” 看了她良久,九阴圣母最终忍不住轻叹一声道:“可惜啊,或许这就是缘分吧。如今你既然不答应我的要求,那刚才之事就算我没有提过,现在你要我放过此事不提也行,但你得应我一个条件,只要你能办到,这日之事我就放过不提。” 陈玉鸾点头道:“前辈请说,能答应你的玉鸾绝不推迟。” 九阴圣母道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丫头你现在修为已经不弱,你要是能接得下我三招,今日就事就此算了,以后遇上我再追究。要是你能接得下我五招,从此我都不再追究此事,但你如接不下五招,你就得答应我一个要求。你可以选择只接三招,后面的话就不作数,可你一到选择了后面的五招,接不下就一定得答应我。” 陈玉鸾脸色一变,回头看着三人,眼神中带着疑问。文不名与归无道长都道:“丫头,你就试一试能不能接她三招吧。” 而陆云却微笑道:“既然动手自然是尽力而为,能接多少接多少,明白吗?你这一生都有好运相助,难道忘了。” 陈玉鸾笑道:“我明白了。前辈,我就接你五招一试,还望你手下留情。” 九阴圣母闻言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轻声道:“丫头,我不会杀你,但也不会留情,你要尽全力一拼。来吧,第一招。”右手挥动,一蓬白雾弥漫四周,其间一道光华闪过,一头冰龙咆哮而至,眨眼间就出现在陈玉鸾眼前,一切浑然一体,没有丝毫的痕迹。 娇喝一声,陈玉鸾全身青芒闪现,神奇的披风闪烁着奇异流光,手中翠玉萧急点三次,三股真元重合归一,化为一道剑气横斩而出。双方的进攻在半空中相遇,只见奇光一闪,随即爆炸惊天,青色剑气颤抖了几下就碎裂了,而白色冰龙却长驱直入,气势凶猛。 感觉到这一掌的霸道,陈玉鸾脸色严肃,右手玉萧凌空一转,纤掌青芒再现一举击中翠玉萧,顿时一股璀璨的绿色光华横穿四野直射冰龙。如此,双方二次相逢,只见白绿光芒相持半空,随着两方激烈的颤抖,最终化为满天异彩飘逝在风中。 九阴圣母笑道:“丫头,你是用了两招才接下我这一招的,看你这一次又怎么接我第二招呢?”话落,双手在胸前盘旋交错一圈,随即猛然推出,只见两股冰芒左右盘旋,一化龙一成蛟,各自吞吐着冰雾,使得整个方圆十丈之内空气凝固,地面寒冰突现并迅速的增厚。 感觉到身体无法顺利移动,陈玉鸾心头骇然,这样的敌人一出手就封住了所有退路,连逃的机会都没有真是可怕。危险临头,陈玉鸾来不及多想,身外光华突盛,一举震开周身的束缚,整个人顺势而转,手中翠玉萧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剑气,身影突然一分为九,从九个方向朝九阴圣母射去,最终融合为一,刺出了虚无缥缈一剑。 九阴圣母脸色微变,双手玉指一弹,一粒冰露突现胸前,正好击中陈玉鸾的玉萧。刹那间,一股空间破裂的声音震人心田,陈玉鸾闷哼一声,身体倒射而回,摇晃着出现在十丈之外,脸色微微有些苍白。 而九阴圣母闻风不动,眼中神光璀璨的道:“丫头,不简单啊,竟然会佛家无上剑诀——心剑无痕,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。第三招我看你还会些什么,小心了,冰封千里。” 说完,九阴圣母双手扣诀,全身白光闪烁,无数的法咒从她身上浮现出现,一个以她为中心的冰雪风暴瞬间狂卷四周,刹那间就笼罩住整个山头,使得大地一片雪白。地面冰雪堆积,半空大雪飘散,在这炙热的夏天,这传说中的六月飞雪就在这一刻出现。 陈玉鸾心知九阴圣母厉害,所以在她发动之际就已经开始全力催动法诀,洞庭湖所悟之“碧波烟霞”法诀毫无保留,整个人化为一道光影,在天空中以奇妙的轨迹运行着。随着她身法的越来越快,白雾中无数的青绿色光点开始逐渐清晰,最终慢慢的出现一夺庞大的奇花,陈玉鸾就在这之上奇妙的来回移动,手中玉萧发出动人的旋律。 此时,文不名在陆云以浩然天罡真元协助下,已经逼出体内的寒毒,正神情关注的看着半空,轻声问道:“陆云,刚才那招心剑无痕应该是你传授她的,对吧?” 淡然点头,陆云道:“算是一点心意了,我一身所学博采众家之长,有些法诀随着我修为的提升,对我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,能找到合适的人传下去也是好的。” 文不明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这世间恐怕也就你所学最广了。对了,你开始说有什么事情要讲,现在就说一下吧。” 陆云轻声道:“这事与这丫头有关,当然怎么决定由你们做主。目前的人间妖魔鬼怪齐出,以除魔联盟的实力,在缺少顶级高手的情况下,有许多事情都是无能为力的。我想说的就是,这丫头身怀奇学,有一样至强法诀在身,一旦施展出来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接得住,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运气极好,你们若是愿意不妨让她坐这个盟主之位,你们在一旁协助,那是人间唯一的希望,绝对会超越六院联盟。” 文不名与归无道长一惊,彼此对望了一眼后,归无道长问道:“你这意思我们倒是不反对,只是她有何至强法诀,这一点我们根本不清楚?还有,如果你认同由她代表你来接掌此位的话,我们马上就可以同意。”

一入大殿,二人才发现众人都在,连忙收起难看的脸色,强自装出几分笑脸。陆云捕捉到了那细微的变化,心头猛然下沉,不祥的预感越来越真实了。 上方,陈玉鸾招呼二人坐下,随后问道:“可有什么收获?” 归无道长苦涩一笑,有些难以开口,目光移向道邪残剑。道邪轻哼一声,别过头去道:“别看我,还是你说好了。” 至此,归无道长苦笑一声,看了关注的众人一眼后,沉声道:“华山刚传出一个消息,明天剑无尘将在正道联盟的总坛,一个据说位于黄土高原中部的神秘之地,迎娶张傲雪,同时宣告总坛的成立,华山改为分坛!”此言一出,大殿自然免不了一阵轰动,众人口中无不惊呼,显然这消息具有极强的震撼力。 陆云坐在位置上,除了刚开始颤抖了几下外,整个人异常的平静,唯有眼神变得十分神秘,令人看不出一丝心中所想。 察觉到他的反常,众人都连声安慰,陈玉鸾也走到他身边,轻声道:“陆大哥不要担心,我们还有时间,一定能把傲雪姐姐抢回来。现在我们先商议一下明天该怎么分配人手,然后等晨风与屠天探明了正道联盟所谓的总坛位置后,我们再进一步部署。” 陆云抬头看着她,有些安慰的道:“谢谢你们,不过此事你们不宜插手,那对联盟会有很大的打击。” 陈玉鸾笑道:“陆大哥你别担心,有些事情你可能没有想到,那就是这一次正道联盟如此大张旗鼓,除了引你上当之外,还会引来其他人。到时候即便他们有什么阴谋,但面对天下各股势力的进逼,恐怕也很难收场。所以我们的加入,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,而且我们也从来没有指望他们对我们好。” 陆云眼神一变,过多的担心张傲雪的确让他忽略了这事,此时听陈玉鸾提起,心中倒是觉得有些奇怪。眉头一皱,陆云道:“你这话是有几分道理,只是千万不要大意。我们能想到的事情,那剑无尘与天剑客也能想到。既然他们明知道如此会引来妖魔鬼怪的趁机偷袭,他们都还敢这样做,那就充分说明他们已经有了妥善的安排,我们贸然前去只会上当。” 陈玉鸾道:“这一点我也想过了,只是想不出他们有何对策。为了安全,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不知道陆大哥觉得怎么样?” 陆云惊异的看着她,沉声问:“你说来听听?” 陈玉鸾严肃的道:“关于此次的事情,从大局方面分析,只要了解我们之间关系的人,都能想到我除魔联盟必会插手其中。对此,正道联盟一定也事先考虑到了,所以我们一起前往,自然正好在他的算计之中。假如我们反其道而行,来过不参与,想必他们定会大吃一惊。那样他们事先的准备就会落空,分派出来应付我们的高手也就会闲置。 那时候鬼域与魔域的高手如果出现,他们必然不会白白将联盟高手放在那里不用。待他们一上阵,我们再随后出现,那样就可以打乱他们的安排,制造出混乱。如此一来,各方势力同时加入,正道联盟即便高手如云也应付不过来。到时候我们要救走傲雪姐姐就容易多了。” 听完她的话,大殿众人都点头赞同觉得可行,唯有陆云沉思不语,脸色有些犹豫。文不名见状,大声道:“陆云,你别婆婆妈妈的,以往遇上什么事情你都傲然不惧,怎么这一回就怕了。你的雄心哪去了,傲气哪去了,不服天地的气概何在啊?” 抬头,陆云看着文不名,两人对望了许久,谁也不曾移开。最终,陆云脸色一正,在文不名的鼓励下,再次恢复了昔日的神采。 感激一笑,陆云沉声道:“你说得对,不管遇上什么事,只要不到最后,我都不会服输。明天,既然剑无尘有心要针对我,并且还伤害到了傲雪,我就让他知道,惹怒我他正道联盟便决不会好过。本来我还打算过一段时间与他算旧账,这一次他既然主动挑起,那我就与他早点了结算了。” 文不名赞赏道:“好,这才是我认识的陆云,有胆识有气魄。别怕,不管什么事情,都有我们与你一道!” “对,我们与你一道!”归无道长、陈玉鸾齐声开口,那深厚的友谊令陆云十分感动。 感动的看着三人,陆云全身气息一变,整个人气势狂升,其惊人的气魄产生强大的气流,在这大殿之中如龙飞旋,深深的震撼着每一颗心灵。 没有开口,陆云就静静得站在大殿中央。但他的那份决心与气势,却让人有种不可置疑的感觉。这一刻,了解陆云的文不名、归无道长与陈玉鸾没什么惊讶,可焚天与殷红袖却相当的吃惊,仿佛直到此时他们才真正明白,为什么陆云能一此次的创造奇迹,能如此获得人心。 激动的时刻持续了半晌,陆云最终收起了强大的气势,开始与众人认真商议起来。陆云道:“玉鸾刚才所言有几分可行,只是具体怎么行动你再说一下。” 陈玉鸾笑道:“就我的想法,明天陆大哥前往正道联盟总坛时,表面上一个人付会,我们都不参与。而实际上我们却偷偷隐藏在后,见机行事。至于具体人手我也考虑了一下,全部都去自然实力大增,不过这里也得有人留守,所以我的设想是由我、文不名、归无道长,司徒晨风、道邪前辈前往,其他人就留守这里。” 陆云闻言眉头微皱,摇头道:“这样不妥,去的人太多了。我看文不名与归无道长还是留下,有你与晨风以及道邪前往就足够了。” 对此文不名立马不干,大声质问道:“陆云,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瞧不起我是不,不然为什么丫头能去,我不能去?” 陆云见他生气,安慰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你听我说完再急也不迟。此次前往正道联盟,我虽说与剑无尘有仇,但主要的目的是先救回傲雪,待安置好她之后,我再找机会与那剑无尘了断。而这一次前去,就我猜测鬼域与魔域都会有所行动,那样场面必定十分混乱,你们去的人多固然力量大一点,可危险也大许多。至于为什么让玉鸾去,这是因为她与你们不同,她有空灵鸟护身,决不能发生意外。再者,除魔联盟出手助我这是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情,你就敢保证不会有人趁机来突袭这里?” 文不名不服道:“你这都是借口,根本就是说我修为不够,不足以对抗那些三派高手,帮不上你什么。” 陆云苦笑一声,看看其他人,见大家都是一脸无奈,只得道:“那好,你也一起去,归无道长就留下,主持这里的事物。”归无道长有些不愿,不过他相对比较理智,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。 如此一来,事情就此定下,明天由陆云单独在前,陈玉鸾率领司徒晨风、文不名、道邪残剑在后,除魔联盟就由归无道长暂代,佛圣道仙、焚天、屠天、殷红袖留守。 黄昏,司徒晨风与屠天返回,顺利的探查到了正道联盟的总坛位置,详细的与陆云说了一遍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www.462.net澳门24小时娱乐场 , 华山正道大殿,剑无尘遣走了风雷真君与天宿道长后,一个人坐在位置上,神情十分古怪。既高兴又忧虑,那种复杂的表情或许正表达了他此刻的心情,百感交集啊。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,剑无尘忍不住得意的狂笑,可狂笑之后,他又陷入了沉默,眉头紧锁。 人心善变,这一刻或许他自己也搞不明白,自己是高兴居多,还是担忧居多。天剑客他说服了,叶心仪也妥协了,为什么心里反而有些不安呢? 仔细想想,理不出头绪,心里很烦恼。这时,剑无尘抛开杂念,想到了美丽的张傲雪,顿时起身急步离去,不多时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。 一进门,坐在桌旁的张傲雪与柳星魂就投来目光,各自带着不同的意思。就张傲雪来说,那眼神很平常,只是随意的一眼没有什么深意,而柳星魂的却是不同,他的眼神中带着疑问,明显的在询问剑无尘事情可办妥。 微微点头,剑无尘回应了一下二人,走至桌旁坐下,笑问道:“傲雪师妹,这里怎么样,可习惯?” 张傲雪淡淡的道:“差不多,没有多大的差异,只是清静了许多。” 剑无尘随声道:“是啊,这里是清静了许多,不过明天我们就会离开,到时候换个神奇的地方,你一定会喜欢,也不会再寂寞了。现在你休息一会,我找师叔有点事,等我们办完事后,我就回来陪你。”张傲雪微微点头,一个人静静安坐,一点也没有显露出寂寞。

抬头见两人不再那样生气,陈玉鸾慢慢摊开右手,顿时一团紫华流动,一股神圣之气迅速的朝外延伸。归 无道长一惊,全身顿时青芒闪烁,迅速在三人四周形成一道青雾,将外界隔绝,阻断了那股气息的外流。 文不名惊讶的看着归无道长,问道:“你如此谨慎,难道她手中之物——” 郑重的点头,归无道长看着陈玉鸾,感叹的道:“丫头你真是少见的好命啊,这小铃子虽然我没有见过, 但这神圣之气,这紫玉光华,无一不说明这是一件神器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神器。你以后记得千万保存好,在 没有掌握其奥妙之前,不可轻易让人知道。现在你还是说说,你在湖底都遇上些什么吧?” 一听是神器,陈玉鸾可高兴了,满脸喜悦的将湖底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听完,文不名与归无道长都是一 脸的震惊,感叹于她的福缘。 文不名道:“照丫头的话说,她开始得到那只通灵鸟才是真的,因为它身旁有这神秘的紫铃,正好符合了 通灵鸟有寻找世间神物的传说。而这紫铃被那样强大的封印所禁锢,可见其不同寻常之处,这对丫头来说,或 许还胜过得那通灵鸟。” 归无道长赞同的道:“此话不假,那通灵鸟对于目前我们来说得之非福,远不如此物。这一次来洞庭,我 细细一想,真正得到奇缘的不是那些抢到通灵鸟的人,而是我们这丫头,她才是得天地宠爱之人,这一生有神 灵保佑。” 稍稍停顿,归无道长看了一眼四周,接着道:“好了,事情已经结束,我们连夜离开这里免得麻烦。” 月光下,洞庭湖又恢复了平静,四周虫鸣蛙啼,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,只是真的什么也不曾发生吗,谁 能说得清楚呢?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离开了藏尸江,陆云与沧月落在一座小山头上,停下休息。由于先前时间匆忙,两人都在魔尊的攻击下受 了不轻的伤,此时陆云便吩咐四灵神兽护法,他与沧月都各自疗伤。 一个时辰后,陆云首先醒来,看了一眼还在调息的沧月,他起身前行数步,整个人凝望着西蜀。 那里,不止是易园之所在,也是师傅与父母居住的地方。想想自己,出来两年多了都不曾回去,也不知道 他们过得好吗?很多时候他都想回去看看父母与师傅,但他知道那是不妥当的,因为目前自己的身份会给他们 带来麻烦。 微风吹来,一缕花香夹着丝丝清幽之气袭来。陆云没有回头,只是轻轻的问道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你师 叔火化?” 并肩站在他身旁,沧月望着远方,平静的道:“就今天吧,等火化之后,我便带着她的骨灰去东海,完成 她最后的心愿。你呢?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 “不知道,我心里很茫然。虽然我知道自己最终会面临什么,但此时此刻我的眼前却是一团迷雾,看不清 方向。目前人间形势危急,你还是尽快与你师傅会合吧,记得保存实力。将来要是六院联盟垮了,你记得到除 魔联盟去吧,那里的文不名与归无道长都是我的朋友。如果有一天,易园也遇上了相同的事,记得告诉傲雪, 在除魔联盟等我,我会来找你们的。”带着几分不肯定,陆云说道。 沧月道:“好,我记下了,现在呢,你马上要离开吗?” 回头看着沧月,陆云眼神中流露出不舍,柔声道:“还是送你一段吧,我不放心你的安全。目前你的修为 已经很强了,但人间太乱高手太多,有空你还是记得多修炼。” 感受到他的关心,沧月坦然的望着他,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,轻轻道:“你也要小心,如今的你不管是遇 上妖魔还是正道,他们都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” 看着那女儿的心思,陆云微笑道:“我知道。我这一生法诀无数,能伤我的人固然不少,但能杀我的人还 不多。而且你忘了,我有小灵儿在身边,就天下可去。” 秀眉一展,沧月点头道:“也对,有小灵儿在连魔尊都不怕,其他高手恐怕也无奈你何。只是你还得要小 心剑无尘,他有九天虚无界在背后撑腰,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 陆云道:“我知道,我也会在适当的时机找他们算帐的。好了,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把你师叔火化了就离 开吧。”很快时间,两人就将玉无暇的尸体火化掉,由沧月携带身旁,朝东海方向而去。 路上,两人为了加快速度,都御剑而行,一个时辰就飞行了五百里,来到了莫干山下。停下身体,沧月 道:“好了,你不用送我了,你还是去办你该办的事情吧。从这里到东海最多两个时辰,事完之后我就到六院 联盟去,你不需要为我担心了。” 不舍的上前轻轻将她拥入怀中,看着那深刻在记忆中的绝美容颜,陆云不觉有些痴了。 白嫩的肌肤上泛起一层红霞,沧月有些娇羞的看着他,眼神是那样的深情,洋溢着无尽的爱与牵挂。 风静了,云止了,一切的声响在这一刻远去了。痴迷中,陆云猛然醒悟过来,看着那双明媚的秋水,他突 然觉得自己有时侯好傻。 轻道了一声好美,陆云慢慢靠近她,在她娇羞而赞许的目光中,第一次吻了上沧月那艳红的双唇,急切而 满怀怜惜,深情而无比激动,心灵第一次在唇与唇相会的时候,交织在了一起。 沧月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羞涩,但她却没有闪避,少女的心在这时候,细细的品味着那弥足珍贵的甜蜜。 这一吻很长,因为陆云舍不得放弃,而沧月似乎也明白他的心思,并没有推拒,只是任他贪楚的索取。 唇分,陆云无比激动的用手轻抚着那红唇,痴痴的道:“这一生有你,即使失去天地也不惋惜!”短短的 一句话,就宛如誓言般,带着震撼心灵的力量,让怀中的沧月轻轻的颤抖着。 玉指压在他的唇上,沧月一脸幸福的道:“有你就有天地!这一生你不属于哪一个女人,而是同时属于三 人,所以你要时刻坚强,我们都在等你。”陆云身体一震,傲雪与百灵的身影立时浮现在脑中,这让他心里多 少有些愧疚之情。 轻轻在她额头上留下祝福的一吻,陆云松手退开两步,眼神坚定的道:“放心吧,这一生有你们的爱守在 我的身边,即使再大的困难我也能克服。现在你该去了,我送你一样礼物,算是相识以来的第一件礼物,也是 我的心意。” 沧月微笑的看着他,眼神中带着几丝不解,不明白他会送自己什么礼物,来表达他的心意呢? 此时的陆云很古怪,沧月明明看见他就在眼前,可突然间就感觉不到他丝毫的气息了。然而仅仅一会,陆 云的气息又突然恢复,这让沧月满头雾水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 察觉到沧月的不解,陆云双手虚晃着仿佛将什么东西披在沧月身上,随即笑道:“一切的秘密都在这件披 风上,这是我得自鬼域无魂间的血池之底。此物神奇之处在于,第一,它可以在你的意念控制下,掩饰你所有 的气息,就像我刚才那样,让人完全看不透你,在探听某些情况或者是躲避强敌时,有神奇的功效。第二,此 物还可以让你完全隐身,没有一丝痕迹,就如同你看不见这披风一样,任何人也都看不见你。第三,这披风还 能阻止某些特殊的伤害力,具体是什么,我没有试过,你以后有机会慢慢去体会吧。” 惊奇的看着他,沧月道:“这东西从来没有听你说起,既然有如此神奇,还是你留着吧,那样可以减少危 险。” 陆云爱怜的看着她,笑道:“这次去魔域,我无意中炼成了‘虚无空痕’法诀,这披风对我就没有多大用 处了。而且最主要的还是不希望你有危险,所以你要一直披在身上,那就是我的心,永远保护着你。有一点你 要记住,知道这事的人越少你越安全,现在我就传你如何运用。”说完一股神秘的意念,清晰的出现在沧月心 底。 再次凝望,沧月展颜一笑,轻声道:“这几天的回忆,有我一生中最伤心的事,也有最快乐的事,现在忧 伤已经远去,快乐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。下次相逢,希望你平安如昔!”话落转身,化为一道红光直射天际。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,陆云才露出不舍的神情,微微一叹,折身朝西北方向而去。 穿过三座山头,陆云准备去打听一下关于云之法界的消息,毕竟有些事情光是拖是不行的,那需要去面 对。本来这事他是可以从百灵口中问出的,但他没有那样做,就是因为他考虑到那样会影响到天之都,那就不 是他希望看到的了。 如今的人间道消魔涨,这时候要对付云之法界,那并不是好的时机,这一点陆云很清楚。不管他与云之法 界的仇恨如何,他都明白自己决不能因为私怨,而致使天下百姓受苦。但先查探一些消息,这在陆云想来还是 可以的。 一边飞行,陆云一边思索该从何下手。人间界对云之法界的事情,恐怕知道的人不多,自己要找寻消息, 恐怕得从五派下手,这样势必就将与正邪两道相逢。想到这,陆云正在犯难该去找哪一派时,地面一股奇怪的 波动引起了他的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