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462

 www.462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06

高速运行中,陆云收起轻视之念,施展出意念神波,分析着这青竹阵法的奥秘。由于意念神波的频率极高,已经超越了青竹阵法的运转速度,所以很快陆云就了解了阵法的规律,找到了破解之法。 身体一连九转,陆云万千光影合而为一,整个人沿着一道奇异的轨迹运行,轻易就避开了阵法的攻击。感觉到四煞的惊讶,陆云傲然一笑,身体突然摆脱他们的围攻,出现在十丈高空,淡淡的道:“我说过了,以四位的阵法是困不住我的,不过这阵法的确不错,这是实话。” 竹杆低喝一声,四煞同时飞起,整个阵法移至半空,再次朝陆云攻去。冷然的看了四人一眼,陆云嘴角一扬,举目遥望苍穹,周身一股黑色流光一闪而逝,魔宗心欲无痕无声无息的发动,顿时一股强劲而可怕的力量汹涌而去,狠狠的击中四煞的大脑神经。随即,陆云全身黑芒闪烁,整个人化为一团黑色旋涡,鬼域化魂大法突然出现,那吞噬一切的力量一举将四煞朝他吸去。 惊声怒吼从四煞口中传出,此时只闻竹杆厉喝道:“可恶,你竟然施展邪们法诀化魂大法,我们不会饶过你的。”说话间手中竹杖突然异变,化为一条青练卷向陆云的身体。其余三煞见状也做出同样举动,如此四条青练如绳索一般立时捆住了陆云。 漠然的看着这些,陆云冷笑一声,加速催动化魂大法准备将这四条青竹溶化。然而一经施展之后,陆云突然脸色一变,发觉这四条青竹暗藏古怪,化魂大法多它们竟然丝毫没有一点作用。而就在这时候,四煞齐声爆喝,各自将真元提升到极限,顿时四团青色光球出现在陆云四周,通过那四条青竹源源不断的输出青芒色光,吞噬着陆云的身体。 感觉到危险临身,陆云眼神一冷,急速思索着应对之策,瞬间数种方案出现在他脑中。略一考虑,陆云最终选择了“虚无空痕”法诀,整个人立时由实而虚,化为了虚无。四周,四煞通过感应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彼此对望一眼,各自急速飞退,聚集在一起搜寻着陆云的踪迹。 银光一闪,陆云出现在四人身前一丈外,冷然的道:“四位的阵法我已经试过了,威力不错但还无奈我何。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马上离开,今天之事就当没有发生,毕竟我们之间没有仇怨,我不想杀人。要是你们不听忠告,非要一意孤行,那么再次出手我就决不留情。” 四煞看着陆云,眼神中又惊又怒,一时间没有回答,显然在考虑陆云的话。好一会,四人暗中商议了一番之后,老大竹杆道:“今天这件事情,我们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。等下次再见,我们定会取走那乾坤玉璧,你等着瞧吧,我们走。” 望着四人远去,陆云双眉微锁,自语道:“我是不是不该放走他们才对?或许有一天我会因为这件事情懊恼,但我相信我绝对不会后悔。希望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了,不然你们也会后悔。”说完将剩下的野兔吃完,陆云便继续前进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www.462.net,澳门24小时娱乐场, www.lcread.com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日落时分,陆云赶到了天宇山下。 望着苍茫的大山,陆云自语道:“此山平淡无奇,丝毫感觉不出有何神秘之处,会是无为道派的山门所在吗?或者他们为了不让人察觉,专门选择这样的地方,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。”肩头,四灵神兽一双火红的双眼看着四周,听完陆云的话,竟然不时的点头,也不知道它是真的听懂了,还是无意识的举动。 轻轻抚摸着它,陆云问道:“一直跟着我,你会不会感觉到寂寞?”四灵神兽看着他,轻轻吐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,随即顽皮的飞身而起,绕着他不时的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,逗得陆云笑骂道:“小淘气,就知道撒娇,我看你多半是头母的。” 似乎听出了陆云的意思,四灵神兽突然低吼一声,双眼怒视着他,双爪不停的挥舞。 陆云笑道:“好了,算你是公的,这总行了吧。小气的家伙,说说都不服气,你可真是脾气大啊。” 见他改口,四灵神兽轻啸一声落在他肩上,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,似乎在炫耀什么。 摇头一笑,陆云不再理会它,身体飞至半空,意念神波全力搜寻四周,准备开始找那无为道派的下落。一会时间后,陆云眼神疑惑的自语道:“怪了,怎么什么东西也查不到了,难道我能错了,不应该啊。”仔细的再查了一遍,还是一无所获,陆云不由陷入了沉思中。 这时,四灵神兽看着陆云,明白他心里所想,不又低吼一声,身体化为一股红光直射地面,转眼就撞在了一处悬崖上的一块巨石上。顿时一声闷响传来,整个地面景色突变,无数闪烁的青光形成一道覆盖十里方圆的结界,出现在陆云眼前。 看着这一切,陆云突然醒悟,原来无为道派是施展出了一个神奇阵法,掩饰住了所有,让人完全感觉不出。 赞赏的看了一眼飞回的四灵神兽,陆云笑道:“办得好,下次一定奖励你。现在我们就来试一试无为道派这神奇的阵法吧。”说完身体飘然而落,一边观察阵法的布置,一边思索破解之法。 “这位小友请手下留情,有事不妨与我一谈。”一个声音突然出现,打断了陆云的思绪,让他感到有些惊讶。 抬头看着上方,那里一位鹤发老道静立虚空,神情淡然的看向这边,给人一种飘逸出尘之感。 移身来到他身前,陆云含笑道:“前辈应该是无为道派的高人吧,不知道如何称呼,晚辈陆云,此来是有一事相询。” 老道闻言眼神微变,轻声道:“原来是当日的六院冠军,真是失敬了。凭道天浩,乃无为道派掌教,陆少侠此来是为仇恨而来吗?” 思索着他的话,陆云轻声道:“掌教前辈说得也基本正确,只是这仇恨并非针对你们,而是针对另一处。” 天浩道长看了一下地面,淡然道:“你既然来了,不妨随我到一处洞中去坐会吧。下面这阵法乃先祖所设,真要毁了也是可惜,所以刚才劝住你为的是保持它的完整,避免太多人知道本派所在,那样就染俗尘了。”解释之后,天浩道长带着陆云向西飞行了十里,落在了一座山头。 坐在洞中,陆云问道:“听说上一次魔幻尊主偷袭贵派,令你们损失了不少高手,不知道这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?” 淡然的看了他一眼,天浩道长道:“这件事情似乎与你今天来的目的没有什么关系吧,你还是说一说你想知道些什么吧?” 微笑点头,陆云道:“这事与我问的事情的确没有直接关系,只是我觉得老是问前辈你,这似乎有些不好,所以想以我对魔域的了解与你交换,那样对你们应该有一定的帮助。如此我们各取所须不是更好吗?” 天浩道长平静的道:“无欲无为,是为天道。修道之人忘却红尘,过往一切皆是缥缈。” 闻言,陆云不以为然的道:“生命是一种形体,一种不断运动,不断追求的意识体。自古以来万物共存,人类与动物、植物、山水阳光、空气等许多东西相互接触,如此就就构成了一个世界,这就是人们心中的天地,口中的红尘。千古以来,人类不断的发展,不断的进步,都是为了征服世界,能够活得更好一些。而一旦忘却一切,那么这世界、这红尘,是不是就应该毁灭呢?天地之间法诀无数,为的是什么呢?是忘却一切,就能永生吗,我觉得不是。” 天浩道长看着他,淡淡的道:“道心不同凡心,佛心不同俗尘。世间真理各有其依据,你这问题是很难讨论得清楚的。现在你还是谈一下你此来的目的吧。” 见他不欲多提,陆云便道:“也好,世间万象,各有其延续之法,岂能完全如一呢?这一次我来,是想向前辈问一些关于云之法界的事情,还望你能相告。” 似乎早就知道他的目的,天浩道长显得很平静,轻声问道:“当日易园一战,你就真的无法忘记?” 严肃的点头,陆云沉声道:“忘记了,我就不是陆云了。虽然当时三派高手也曾出手欲致我于死地,但现在天苍道长既然已死,这件事情就已经过去,剩下的其他人,我们会慢慢的找寻他们,收回我应有的东西。而云之法界则注定要毁灭,因为我已经下了决心。” 摇头一叹,天浩道长道:“仇恨往往会蒙蔽一个人的心智,你虽然所习法诀无数修为精深,但你心底的那一丝邪恶,却一直在不断的滋长,总有一天会侵蚀你的心灵。这一点你明白吗?”

离开了文不名之后,陆云决定先到无为道派去一趟,打算从他们那里问出云之法界的事情。陆云原本是想等到太阴蔽日出现,正邪交锋之后再去找云之法界报仇。这样做一来是为了天下百姓着想,不愿意助纣为孽,二来是希望多花点时间提高自己的修为。然而后来他突然明白自己忽略了天意,如果那样去做,一切就成了顺应天意,完全受控于上天,如此岂不与自己逆天而行,摆脱宿命的想法相违背了吗?明白了这一点,陆云决定主动出击,以行动来证实自己的逆天之心,向宿命挑战。 御气凌空,陆云折身朝天宇山飞去。就他所知,无为道派就隐藏在夭宇山脉,具体位置很少有人知道,但他相信只要存在的东西,自己就能找到。 午时,陆云在一处荒山落脚,随意捉了只野兔烤着吃。刚吃到一半,四周突然光华一闪,落下四道身影,团团将陆云围住。只听正面那老者喝道:“你就是那易园陆云,对吧?我们可是找了你不少时间了。听说你有一面乾坤玉壁,我们兄弟想借去一用,你还是乖乖拿出来吧。”闻言一笑,陆云道:原来是遇上土匪了,真是少见的事情。我正是陆云,不知道四位又来自何方昵?” 那老者道:“老夫乃竹山四煞之首竹杆,他们分别是竹节、竹根、竹叶。今天你只要交出那东西,我们决不为难你,不然的话,你就知道我们青竹阵的厉害。”陆云闻言冷笑地看着四人,喝道:“四位修为精深,只是凭你们四个就想从我身上拿走乾坤玉壁,那是不可能的。至于你说的青竹阵,我根本就没有听过。” 竹杆冷哼一声道:“狂妄自大,竟然敢无视我这青竹阵,现在就让你知道厉害,布阵。”话落,竹山四煞同时将手中的竹杖插人土中,四人身影急速晃动,只眨眼间一片竹海就出现在陆云眼前。 看着眼前的一切,陆云虽然明白多是幻术使然,但也不得不承认这青竹阵有几分威力。收起意念神波,陆云突然有种一试其威的想法,于是手中如意心魂剑一扬,一股锐利的剑芒急射而出,在身前形成一排剑幕,挡住了第一轮攻击。随即人随剑走,回旋游荡,陆云一边防御,一边分析这阵法的奥秘,发现这些看似幻虚的竹影变幻奠测,短短三招就逼得他后退了一丈,这使得他心头一震,暗道这青竹阵霸道。 身体凌空而上,神剑卷起满天红霞,陆云打算升上半空,由上而下对付这阵法。四煞显然明白他的意图,各自法诀催动,满天交错虚幻的竹影凝聚成六十四道竹杖,在空中围成一哑圈,从四面八方发动猛烈地进攻。 远远看去,陆云全身赤红就像一团火球,慢慢的朝上升起,而半空中的竹杖则青光闪烁,一团数丈大小的光球猛然收缩,朝中间压击。两股不同的光芒交汇撞击,顿时产生剧烈的爆炸,使得上升的陆云身体一颤,被那股绝强的力量压了下去。而四煞却毫无所觉,依旧保持着先前的速度,催动着阵法进行更加凶猛的攻击。 脚一沾地,陆云冷喝一声,身影一化万千,数不清的赤红剑芒充斥在青竹阵的每一个角落,使得青红光芒交错起伏,形成一道美丽的奇景。高速运行中,陆云收起轻视之念,施展出意念神波,分析着这青竹阵法的奥秘。由于意念神波的频率极高,已经超越了青竹阵法的运转速度,所以很快陆云就了解了阵法的规律,找到了破解之法。 身体一连九转,陆云万千光影合而为一,整个人沿着一道奇异的轨迹运行,轻易就避开了阵法的攻击。感觉到四煞的惊讶,陆云傲然一笑,身体突然摆脱他们的围攻,出现在十丈高空,淡淡的道:“我说过了,以四位的阵法是困不住我的,不过这阵法的确不错。” 竹杆低喝一声,四煞同时飞起,整个阵法移至半空,再次朝陆云攻去。冷然地看了四人一眼,陆云嘴角一扬,举目遥望苍穹,周身一股黑色流光一闪而逝,魔宗心欲无痕无声无息的发动,顿时一股强劲而可一怕的力量汹涌而去,狠狠的击中四煞的大脑神经。随即,陆云全身黑芒闪烁,整个人化为一团黑色旋涡,鬼域化魂大法突然出现,那吞噬一切的力量一举朝着四煞吸去。 惊声怒吼从四煞口中传出,此时只闻竹杆厉喝道:“化魂大法?真是可恶!我们不会饶过你的。”说话间手中竹杖突然异变,化为一条青练卷向陆云的身体。其余三煞见状也做出同样举动,如此四条青练如绳索一般立时捆住了陆云。 漠然地看着这些,陆云加速催动化魂大法准备将这四条青竹炼化。然而一经施展之后,陆云突然脸色一变,发觉这四条青竹暗藏古怪,化魂大法对它们竟然丝毫没有一点作用。而就在这时候,四煞齐声爆喝,各自将真元提升到极限,顿时四团青色光球出现在陆云四周,通过那四条青竹源源不断地输出青芒色光,吞噬着陆云的身体。 感觉到危险临身,陆云眼神一冷,急速思索着应对之策,瞬间数种方案出现在他脑中。略一考虑,陆云最终选择了“虚无空痕”法诀,整个人立时由实而虚,化为了虚无。四周,四煞通过感应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彼此对望一眼,各自急速飞退,聚集在一起搜寻着陆云的踪迹。 银光一闪,陆云出现在四人身前一丈外,冷然的道:“四位的阵法我已经试过了,威力不错但还奈何不了我。现在你们马上离开,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,要是你们不听忠告,非要一意孤行,那么再次出手我就绝不留情。” 四煞看着陆云,眼神中又惊又怒,一时间没有回答,显然在考虑陆云的话。好一会,四人暗中商议了一番之后,老大竹杆道:“今天这件事情,我们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的。等下次再见,我们定会取走那乾坤玉壁,你等着瞧吧,我们走。” 望着四人远去,陆云双眉微锁,自语道:“我是不是不该放走他们才对呢?或许有一天我会因为这件事情后悔,希望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了,不然你们也会后悔…” 日落时分,陆云赶到了天宇山下。望着苍茫的大山,陆云自语道:“此山平淡无奇,丝毫感觉不出有何神秘之处,会是无为道派的山门所在吗?或者他们为了不让人察觉,专门选择这样的地方,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。”肩头,四灵神兽一双火红的双眼看着四周,听完陆云的话,竟然不时的点头,也不知道它是真的听懂了,还是无意识的举动。 摇头一笑,陆云不再理会它,身体飞至半空,意念神波全力搜寻四周,准备开始找那无为道派的下落。一会时间后,陆云眼神疑惑的自语道:“怎么什么都查不到呢?不应该啊。”仔细又查了一遍,还是一无所获,陆云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。 这时,四灵神兽看着陆云,明白他心里所想,猛然低吼一声,身体化为一股红光直射地面,转眼间就撞在了一块矗立于悬崖之上的巨石。一声闷响传来,整个地面风云突变,无数闪烁的青光形成一道覆盖十里方圆的结界,出现在陆云眼前。 看着这一切,陆云突然醒悟,原来无为道派是施展出了一个神奇阵法,掩饰住了原本的一切,让人完全感觉不出。赞赏地看了一眼飞回的四灵神兽,陆云笑道:“办得好,下次一定奖励你。现在我们就来试一试无为道派这神奇的阵法吧。”说完身体飘然而落,一边观察阵法的布置,一边思索破解之法。 “这位小友请手下留情,有事不妨与我一谈。”一个声音突然出现,打断了陆云的思绪,抬头看着上方,那里一位鹤发老道静立虚空,神情淡然地看向这边,给人一种飘逸出尘感觉。移身来到他身前,陆云含笑道:“前辈应该是无为道派的高人吧,不知该如何称呼?晚辈陆云,此来是有一事相询。” 老道闻言眼神微变,轻声道:“原来是当日的六院冠军,真是失敬了。凭道天浩,乃无为道派掌教,陆少侠此来是为仇恨而来吗?”思索着他的话,陆云轻声道:“前辈说的基本正确,只是这仇恨并非针对你们,而是针对另一处。” 天浩道长看了一下地面,淡然道:“你既然来了,不妨随我到一处洞中去坐会吧。下面这阵法乃先祖所设,真要毁了也是可惜,所以刚才我劝住你以保持它的完整,从而避免太多人知道本派所在,否则就染俗尘了。”解释之后,天浩道长带着陆云向西飞行了十里,落在了一座山头。 进入洞中,陆云问道:“听说上一次魔幻尊主偷袭贵派,令你们损失了不少高手,不知道这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?”淡然地看了他一眼,天浩道长道:“此事与你今天来的目的似乎没什么关系,你还是说一说你想知道些什么吧?” 微笑点头。陆云道:“这事的确与我问的事情无关,只是我以自己对魔域的了解与你做交换,如此大家各取所需不是更好吗?”天浩道长平静的道:“无欲无为,是为天道。修道之人忘却红尘,过往一切皆是缥缈。” 闻言,陆云不以为然的道:“自古以来万物共存,人类与动物、植物、山水阳光、空气等相互接触,如此构成了整个世界,也就是人们心中的天地,你们口中的红尘。千古以来,人类不断的发展进步,都是为了征服外物,活得更好一些。一旦忘却一切,那么这世界、这红尘,是不是就应该毁灭?天地之间法诀无数,为的又是什么呢?难道忘却一切,就能永生不受自然的束缚吗?” 无浩道长看着他,淡淡的道:“道心不同凡心,佛心不同俗尘。世间真理各有其依据。这是很难讨论清楚的。现在你还是说一下你此来的目的吧。”见他不欲多提,陆云便道:“也好,世间万象,各有其延续之法,岂能完全如一?这一次我来,是想向前辈问一些关于云之法界的事情,还望相告。” 似乎早就知道他的目的,天浩道长显得很平静,轻声问道:“当日易园一战,你就真的无法忘记”严肃的点头,陆云沉声道:“忘记了,我就不是陆云了。虽然当时三派高手也曾出手欲致我于死地,但现在天苍道长既然已死,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,剩下的其他人,我们会慢慢的找寻他们。而云之法界则注定要毁灭,因为我已经下了决心。” 摇头一叹,天浩道长道:“仇恨往往会蒙蔽一个人的心智,你虽然所习法诀无数修为精深,但你心底的那一丝邪恶却一直在不断的滋长,总有一天会慢蚀你的心灵。这一点你明白吗?”陆云坦然的道:“我明白,因为当初在鬼域之中,我遇上了亡灵尊主,被它死前种下亡灵诅咒,邪恶之气一直深藏在我心中。” 眼神微变,天浩道长看了他好一会才叹道:“原来如此,想不到你就是那传说之人,或许这就是宿命。现在你跟我米,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,到时候你就会明白许多事情。”也不说明,夭浩道长就带着他往洞中走去,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来到了一处水声哗然的洞里。 看着洞顶流下的水帘,地面流淌的小池,陆云惊异的问道:“这是何处,为什么灵光隐现,孕藏着无穷的灵气?”天浩道长严肃的道:“这里就是无为道派的起源地,也是本派的禁地。此地名为水月洞天,内藏一尊灵镜,可以显化万物,让一切归元。我带你来这里,就是想看一看,你是否就是那传说之人。” 虽然天浩道长说得含蓄,但陆云明白他的意思,不由摇头道:“前辈之意我很清楚,但我不想轻易尝试,因为当初在太玄山上我曾见过玄天之镜,最终它毁在了我的手里,连同那神兵谱上排名第三位的玄天神剑一齐毁灭。今日你若让我一试,我怕最终你这灵镜也会毁在我的手里。“ 天浩道长闻言一惊,目光惊异地看着陆云道:“玄天之镜号称九天之眼,乃世间三大神镜之一,与本派的灵镜,魔域的魔镜号称世间三绝,想不到竟然毁在了你的手里。既然如此,贫道倒是不敢大意让你去试了,现在你不妨滴一滴鲜血进入这地面的水池,我们换种方式看能不能查出些事情。” 陆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,也不追问,直接由右手中指逼出一滴血弹落在那小池里。鲜血入水自然分解,然而陆云这滴鲜血却凝结不散,自动在池水里旋转,散发出丝丝古怪的气息。专注地看着水面,只见那滴血随着旋转的加速慢慢分散,很快就在水面上形成一道由血丝组成的图案,初看像是一幅八卦图,细署又似一幅头像,再看就宛如是无数的字符巧妙地连接一体,让人很难分辨清楚是什么。 看着这一切,陆云心念急转,意念神波以极快的速度分析着这图案的意义。一旁,天浩道长双眼中青芒闪烁,一道旋转的光华在他眼中翻滚如飞,每运转一次,投射在眼底的那幅图案就清晰许多。显然他正在以无上道法分析这古怪的图案。 一声惊叫同时从两人口中传出,陆云与天浩道长彼此对望一眼,各自流露出相同的震撼神情。摇头一叹,天浩道长道:“原来你真的就是那传说之人……”陆云直直地看着他。问道:“你究竟看见了什么?告诉我!” 天浩道长叹道:“你看见的我都看见了,何必再问呢?传说中,太阴现,逆天出,相逢日,七界无。浩劫已至,无可避免。”陆云脸色变幻不定,最终道:“你的意思是不是说,一切都将因我而起,也将由我而终。”没有回答,天浩道长只是无声点头,随即朝外走去。 随他回到先前的洞中,陆云道:“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,你打算阻止我,还是顺其自然呢?”天浩道长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,淡然道:“无欲无为乃本派宗旨,天地自古至今从未毁灭,我又岂会在意太多。所谓浩劫,只对其人,世间万物岂有同临劫难之说。三间七界源于虚无而归于虚无,这乃恒古不变之理,何需在意太多。” “前辈之意我明白了,现在就请说一下云之法界之事吧。”不再多提那事,陆云开始追问主题了。 天浩道长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:“这事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得答应知道随我去人间走一走,时间就定为两天,两天之后你就可以离开,这个条件你能否接受吗?”陆云看着他,心里猜测着他的用意,口中却道:“只要不影响我办正事,这个条件我可以接受。” 满意地点的点头,天浩道长道:“自然不会影响到你办事,现在我就告诉你关于云之法界我所知道的事情吧。三间七界中,最神秘的地方是九天虚无界,最凶险的地方是鬼域。而那云之法界就处在人间与虚无界天之间,是一个过渡的地方,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。云之法界的入口在缥缈峰之巅,但它却是随时变化的,这一点与九天虚无界一样。而缥缈峰的位置,这世间知道的人不多,就我所了解,它位于须弥山之中,黑龙潭之侧。云之法界顾名思义是在白云之上,整个法界完全由一道奇绝天下的阵法所形成,此阵名为” 开口打断他的话,陆云道:“这些我已经知道了,也知道云之法界的界主自称云界天尊,手握云之法界的镇界至宝——天王塔,人数大约在三十人左右。现在你还是直接告诉我要如何才能找到入口,进入云之法界吧。” 天浩道长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以我所知,云之法界一共三十二位高手,其中属于自己苦练而进入其中的只有二十四位,剩下八位是一些散仙,可以不听云界天尊之命的。这一次来人间的风雷真君、彩凤仙子、玄木大师就属于那二十四人之列。至于入口就在那黑龙潭边,那里有一面临水而立的千丈悬崖,有缘的话你自会找到。而那黑龙潭的位置,就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。” “谢谢前辈相告,今日这份情我记下了,现在还是说一下你的条件吧。”天浩道长看着陆云,神色奇异的道:“人间妖魔乱世,希望你莫忘正邪之念。三天后在千幻岭上,云之法界会有三位高手出现,有空你不妨先去那里看一看。” 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会去的,以后希望我不会在人间见到无为道派的门下,免得彼此难堪。”轻轻的,陆云提醒着天浩道长。 无奈一笑,天浩道长道:“我会告诫门下弟子尽量避开你,但如果真的避不开,那是也天意。现在天色已晚,你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,明天一早我带你进入凡间。”说完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会,转身离去了。 静坐洞中,陆云思索着天浩道长的举止言谈,心里猜测明天他会带自己去何处呢?凡间指的是什么,这里算不算凡间呢?他猜测不透。收起思绪,陆云思考着今后的路。自己逆天子的身份此时天浩道长已经知道,而云之法界的入口现在也查出了。下一步,是不是该收回一些代价了呢?

老道闻言大怒,挺身就欲冲出,却被和尚拦下。“不要冲动,他是有心激怒你,我们不要与他一般见识。” 冷漠的看着陆云,老尼眼神疑惑的道:“你是陆云?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里出现的,谁告诉你的?”陆云之名一出,老道与老和尚都是一惊,显然意识到了眼前之人,不是好应付的。 平静的看着那老尼姑,陆云笑道:“不错,我就是陆云,算你还有几分眼光。至于谁告诉我你们会在这里出现,那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。” “目的?你有何目的就明说吧,用不着转弯磨角。”冷冷看着陆云,老尼问道。 目光扫过三人,陆云眼神其寒如冰,语气冷烈的道:“记得当日易园一战,我曾立下誓言,定要亲手毁灭云之法界与所有欲致我于死地之人。今日我来,不过是先收回一些利息而已。如此说,三位可有什么不明白之意?” 三人闻言一震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后,老道冷哼道:“陆云,你不觉得你太自负了吗?以你的修为,在我们三人面前,你认为你有希望赢吗?” 傲然一笑,陆云反问道:“不知道当日的玄木老秃驴,现在可曾醒来啊?你们不是自喻神仙吗,不会连我那点小小的禁制也解不开吧。” 三人脸色一怒,但却不好反驳,因为事实上就是玄木大师到现在仍然不能动弹,云界天尊也解不开那古怪的封印。 怒视着陆云,老和尚道:“陆云,你休要得意,当日玄木老友不过是被你所趁,不知道你的底细。如今我们都知道你身怀数种法诀,你要想再使诡计那是不可能的了。” 漠然笑了笑,陆云冷傲的道:“就你们三人,如果是在当天易园的话,或许我还会费点力,但如今一切都已经不同了。现在时间不早了,三位报名受死吧。等收拾了你们之后,我还打算到黑龙潭去找云之法界的入口,然后亲自毁灭你云之法界。” 怒吼一声,老道喝道:“陆云小儿休要猖狂,有我乙木真君在此,岂容你放肆。今天我就领教一下你的手段,看你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。接招!”一声剑啸腾空,随即一道青光闪过,数不清的剑芒在陆云四周汇聚成一张剑网,夹着震撼山河之力,攻向他全身要害。 淡然一笑,陆云意念神波一转,四周那剑痕清楚无比的印在他的脑海,让他一切都了然于心,轻易就避开了这密集的剑网。 闪身退出十丈,陆云看着脸色惊异的乙木真君,不肖的道:“以你的修为的确不比我差,但你不如我的地方就在于,我集正邪法诀于一身,能够轻易就破解你的所有攻击,让你徒劳无益。” 冷哼一声,乙木真君喝道:“大话别说得太早,要比过之后才知道。再来!”剑出人动,乙木真君在御剑一击之际,整个人一分为九,身体在空中不停的分解,转眼间就在方圆百丈之内组成一座神奇的阵法,一道弥天光罩出现在陆云四方。 光罩中,乙木真君的身体分解位九九八十一道幻影,以九天九地之位,发动强劲一击。只见八十一束光芒汇聚与陆云四周,在他身外形成一个蚕茧般的光轮,正迅速的收缩挤压,欲将他吞噬。 感觉到这一击的强大,陆云眼神一冷,在紧要关头施展出“虚无空痕”法诀,整个人玄之又玄的出现在百丈上空,魔宗“心欲无痕”法诀夹着惊人的威力突然而至,震得下面的三大高手气血翻滚,身体急速闪避。 银光一闪,陆云再展空间跳跃之术,身体瞬间出现在乙木真君身则,冷笑道:“我来是杀人的,所以我不会与你们比什么高低。现在你就接受惩罚吧,化魂归虚!”黑芒一闪,陆云此刻施展出了化魂大法,右手夹着诡异的魔光,一掌出现在乙木真君胸前。 脸色一变,乙木真君怒吼一声,双手交叠翻滚,体内乙木真诀全部爆发,化为一股天青色光柱,迎上了陆云这一击。双掌接实,吞噬一切的化魂大法与玄奇绝妙的乙木真诀相遇,双方互不相让各逞其威,一时间僵持不下。 这边,老和尚与那老尼姑对望一眼,两人同时发动进攻。只见一道金轮腾空,耀眼的佛光夹着无数的佛咒,在天空中散射如花,一股至大至圣之力,夹着佛家慈悲之心,凝聚成一尊佛陀,朝着陆云当头压下。另一边,老尼剑出雷动,狂野而霸绝的剑法宛如雷龙出世,带着耀眼的闪电,不断的朝陆云进攻。 感觉到和尚与老尼姑的攻势猛烈,陆云表面虽然很平静,但心里也不得不承认,云之法界的高手的确不同凡响。意念一动,陆云此刻突然施展意念神波,其强横霸世的意念流瞬间击中乙木真君的大脑中枢,使得他惨叫一声,被陆云弹飞了出去。如此,陆云摆脱了他的纠缠,身体在最危险的一刻再次化为虚无,避开了和尚与尼姑联手的进攻。 短暂的攻击结束,陆云傲立半空,看着地面受伤的乙木老道与其余两人,冷酷的道:“现在才刚刚开始,三位最好趁着现在有空,各自为自己祈祷,希望上苍保佑,不然等会就没有时间了。” 警惕的看着他,老尼微怒道:“陆云,你不要认为刚刚略占上风就得意忘形。我们都有不灭之体,你即使身怀数种法诀,也不见得就杀得了我们。再说你就一人,真要动起手来,吃亏的也注定是你,所以我劝你最好识趣一点自己离开。你与云之法界的恩怨,等我们消灭了域之三界的妖魔之后,再慢慢算。” 冷然一笑,陆云道:“我真是为你们感到悲哀,你们真的认为能消灭域之三界的妖魔吗?说句不好听的话,以你好三人的修为,就拿那魔天尊主而言,遇上他,你们三人就是必死无疑,没有丝毫逃走的余地。再说那九天虚无界的天剑客,他要是遇上鬼域的煞血阎罗,也是一条路,必死无疑!如此,你们云之法界与九天虚无界凭什么消灭人家?” “住嘴,你休要危言耸听。自古以来邪不胜正,不管历经多少磨难,正道最终必将战胜邪恶,这是千古不移之理。”老尼语气坚定,一幅大义秉然之色。 “是吗?既然这样,剑无尘的六院联盟与黑煞虎王连续六次交战,结果怎么样呢?当日北风一人出马,连败六院三派五大高手,怎么没听说你们把人家怎么样了?现在你们三人与我一战,也没见你们胜利,这究竟是为什么呢?邪不胜正是吗,为何正道越渐式弱呢?”冷然反驳,陆云语气阴森中带着残酷。 老尼满脸愤怒,欲驳却不知如何辨解,只得气愤的瞪着他。一旁,老和尚低声劝住她,随即对陆云道:“当日易园之事我们都曾有耳闻,此事不管对错都已经过去。老衲希望现在你能先放手,等我们先公后私,解决了与妖魔之间的事情,然而再奉陪。今日并非我们怕你,之所以不想与你硬拼,是不希望亲者痛而仇者快,为的是天下百姓,希望你能明辨是非,将我们之间的恩怨暂时压后。” 陆云表情淡漠,冷声道:“我要是不同意,你们又能如何?我说过,我来是杀人,是收回我应得的利息,不是与你们讲什么人间正邪来的。再说了,在我眼中你们根本救不了世人,留下你们除了坏事还有何用?” 和尚脸色一怒,喝道:“陆云,老衲好言好语与你商量,你竟然听不进去,如此就休怪我等今天要为民除害,替天行道了。来吧,今天我们就看一看,是谁死在谁的手里?” 阴冷一笑,陆云眼中血芒一闪,目光遥望着天际,声音空洞而奇异的道:“来吧,今天就看上苍能奈无何?我会让你知道,这一生你都奈何不了我。” 老道、和尚、老尼三人一愣,显然不明白陆云此话所指为何。对望一眼,三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,各自提气运功全力准备,于是一场惊世之战,即将在这千幻岭上展开。 微风中,陆云仰望苍穹,第一次真正的逆天之旅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?肩头,四灵神兽摇晃着头颅,一会儿看看陆云,一会儿又看看三人,丝毫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。或许在它的心中,这只是一场游戏,平凡而又普通。 千幻岭上,战云密布。此时云之法界的三位高手已经将真元提升到极限,开始发动猛烈的进攻。 收回目光,陆云看了三人一眼,淡然道:“既是生死之战,三位还是报一下名号,免得我最后都不知道杀了些什么人物。” 怒视着陆云,乙木真君喝道:“既然你想知道死在谁的手中,我就告诉你。和尚法号天灯,尼姑人称慧觉神尼。现在你就受死吧。”

神剑一翻一转,一连串赤红的龙影出现身前,迎上了那紫色飞龙。这一刻,陆云放出了神剑中的龙魂,由它来对付这不知名的紫色龙影。只闻一声震天怒吼传出,一团赤红色的血芒猛然化为一条烈火龙魂,夹着可怕的龙炎,狂卷飞来的紫色龙影。 移身三丈,陆云看着追踪而来的剑无尘,眼神立时阴森起来。双手一展,陆云全身烈焰突现,强盛而耀眼的火焰出现在陆云身上,卷起一股可怕的滔天火舌,卷向剑无尘。同时,陆云脚下无数烈焰飞速朝外延伸,只眨眼时间,整个易园上空就被一团血色星云所笼罩,整个半空中,无数耀眼的火焰形成一道火灵阵,宛如银河群星,分布在整个方圆十里之内。 傲立半空,陆云全身火光耀眼,赤红色的光芒映得他宛如一尊火神,神秘而又威严。看着震开火焰攻击的剑无尘,陆云长剑横空,整个人在这一刻就宛如君临大地,全身散发出霸道之极的气息。神剑竖立当空,一道耀眼的火柱冲天而起,正无限的向上延伸,形成一道贯通天地的赤红光柱。 爆喝一声,陆云双手握剑,整个人宛如狂烈的猛虎,狠狠的一剑劈下,带着破天之威,夹着惊天之式,朝那靠近的剑无尘斩去。天际,一道长虹划破流云,带着强盛一切的光芒,飞速浓缩为一道闪烁着晶晶光亮的剑柱,出现在剑无尘头顶。 脸色一变,剑无尘被陆云这一剑吓了一跳。对于陆云此时所施展的法诀,他完全不认识,因为这法诀既不是易园的绝学,也并非鬼域的邪恶之学。感觉到这一剑的强霸,剑无尘眼神一狠,双手紧握天灵神剑,整个身体凌空一旋,高速旋转起来。急切间,剑无尘来不及闪避,全身真元猛然三倍狂提,手中神剑以诡异的方式夹强劲的真元,在转眼间汇聚成一道逆转而上的紫色光柱,狠狠的对上了陆云那一击。 紫红光芒相接,强盛的光芒,夹着惊心的巨响,震撼着全场所有人。强劲而可怕的爆炸,产生强大的破坏力,以催山裂岳之威,飞速在地面形成一个直径超过十丈的巨坑,真可谓是骇人听闻。半空,一声冷笑夹着一声怒哼传来,陆云飘然移开数丈,傲立天地。而剑无尘则身体下坠,在强劲的力道下,被震得双手发麻,脸色十分难看。 地面,众人在这一击中,纷纷被震退,各自退开五丈,以保持距离。看看地面那巨坑,又看看天空中的两人,在场的高手都是心头一惊。这一战比先前的精彩多了,原因是这一次陆云不在闪避,而是选择了攻击。看着吃了亏的剑无尘,不少人心里在想,这一次的比赛,是不是真的像陆云所说一样,剑无尘仍然不是陆云之敌呢? “我说过,这一次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,不是吗?”冷冷的看着剑无尘,陆云有意激怒他,以方便自己实施屠龙一击。 脸色阴森的看着陆云,剑无尘心头又惊又怒,想不到这第一个回合,又被陆云占了先机。至于陆云的话,剑无尘完全不会相信,他心里明白,这一次以自己的修为,加上神器在手,陆云即使再强三分,也注定必败无疑。目前他所考虑的是,陆云刚才施展的法诀,是何来历。 深吸一口气,剑无尘一边平息震荡的真元,一边开口道:“陆云,你刚才施展的法诀,是从何处学来的,这根本就不是易园法诀?现在你还敢否认先前的事情吗?” 冷漠一笑,陆云讽刺的道:“这不是鬼域的化魂大法吗?我以为这就是鬼域的邪恶法诀,不知道剑无尘你以为呢?” 脸色一变,剑无尘心头怒极,知道陆云是在嘲笑自己。正欲开口怒喝之时,远处半空中的白云天嘿嘿笑道:“原来这就是鬼域化魂大法啊,真是太厉害了,竟然打得六院盟主脸色铁青,真是上乘法诀,值得学习。嘿嘿,哪天我也去学两招,就不怕正道高手了。”此言一出,易园众弟子哄然大笑,林云枫更是高声附和,气得剑无尘怒由心生。 “住嘴,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,可以随你们嘲笑吗?陆云这法诀虽然不错,但绝对不是鬼域化魂大法。尔等要敢再捣乱,我立刻下令剿灭你们。”愤怒的看着易园林云枫,剑无尘厉声道。 笑声立时散去,易园弟子都冷冷的看着他,虽然不笑了,但那份不肖的神色,却仍然展露无疑。其他各院高手都沉默不语,只是无声的看着他,神情有几分奇异。 而三派中,天苍道长此时开口道:“剑盟主莫要生气,对敌之时,最忌心浮气燥,你要时刻冷静。至于陆云刚才所施展的法诀,乃是儒家无上法诀——浩然天罡。至于出处,恐怕这一点要问他自己,因为这法诀乃千山之巅,浩天府不传之秘,陆云应该不可能习得。” 此言一出,众人都是一惊,目光全都看着陆云,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这神奇的法诀?半空,归无道长低声问文不名道:“这法诀难道是你传他的,不然为什么他会呢?” 轻轻摇头,文不名有些古怪的看着陆云,轻声道:“第一眼见到他时,我就从他身上察觉到了这股气息。当时也想问,可惜被他巧妙的转移了话题,也就没有多提了。”归无闻言脸色一变,似乎有些意外。 冷酷的看着陆云,剑无尘冷声道:“陆云,现在你可有什么解释?你这法诀是从何而来,快快老实交代。” 冷漠的看着剑无尘,陆云冷傲的道:“我有什么需要解释的,你与我现在势处敌对,你认为我会解释什么吗?你不是说我会化魂大法吗,就当这是化魂大法好了。继续吧剑无尘,这一场生死之战还早,我还等着你来取我之命,只要你有本领。” 见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,剑无尘也不再多说,右手神剑一扬,转瞬间一百九十六剑汇聚成一剑,夹着刺耳的异啸,直射陆云身体。半空中,只见一道紫色流光一闪而逝,瞬间就出现在陆云胸前,速度之快,力道之猛,真是骇人听闻。就在这一道剑芒逼近身体的同时,剑无尘突然施展出瞬间移动,身体一连幻化出十九道身影,分布在陆云四周三丈外,组成一道急速收缩的紫色气网,完全封住了陆云的退路。 眼神一变,陆云察觉到他这一击非常强大,完全封死了自己的去路,使得自己除了硬拼外,根本没有第二条路。看着强大的进攻逼近,陆云猛然爆喝一声,身体飞速旋转,一股可怕的血色旋涡突然出现,并随着陆云旋转的加速,而疯狂膨胀,眨眼间就出现一道如龙卷风一般的血色风暴,吞噬着四周的一切。 只见半空中那紫色气网猛然收缩,在血色风暴的全力吞噬下,急速被卷入旋涡,产生震撼人心的破空异啸,异常惊人。进攻中的剑无尘脸色一变,似乎没有想到陆云古怪名堂这么多,竟然想到以此来破解自己这可怕的一击。感觉到攻势以破,剑无尘怒吼一声,身体翻转侧飞,天灵神剑在快速挥动中,幻起层层五彩霞光,慢慢的在空中组成一道五色龙影,正仰天怒啸龙吟。 身体摆脱了陆云那可怕的旋转吸力,剑无尘立身半空,整个人全身紫光闪烁,映着身后那数十丈大的五彩神龙,显得威猛而耀眼。冷冷的看着陆云,剑无尘冷酷的道:“陆云,是到了结束一切的时候了,告别吧,这一次你输定了!”